[SARS背影非典四周年祭] 非典十年祭

发布时间:2020-03-20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四年前的那个春天,你还能记起什么?张国荣跳楼?伊拉克开战?还是那场惊心动魄的SARS?记忆减退的速度令人乍舌,远在北京城35公里之外的“抗非纪念坛”人迹罕至,本以为2006年春天会有纪念非典三周年的消息,但是报道的只有禽流感。
  SARS――“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俗称“非典”被喻为“死亡的呼吸”,它并不是唯一一种让人类颤抖的致命疾病,黑死病、天花、疟疾、鼠疫……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发生在癸未年的非典太真实、太残酷。带着如一次性口罩一样薄弱的防护意识,赤手空拳的人们被推到致命病毒面前,插一次管,倒下一片,这俨然就是一场战争。
  正当从鬼门关上挣扎回来的幸存者刚松一口气的时候,SARS后遗症又缠上了他们,肺功能障碍、纤维化,肝肾功能损害,心脏、血脂异常,最严重的当数股骨头缺血性坏死。
  股骨头坏死素有“不死的癌症”之称,轻者行动不便,重者瘫痪、丧失劳动能力。在不明原因、全无经验的情况下,糖皮质激素被大量的用于非典病人救治,尤其是在非典大爆发的北京,而激素被广泛认定为骨坏死的“真凶”。非典、激素、股骨头坏死,这三者之间构成了一条隐形链条。
  “幸存者”看似幸运,等待他们的却是更漫长的痛苦。非典以另一种方式折磨着他们和家人,这种折磨甚至远远大于非典本身。随着SARS疑云的渐渐散去、关注度的降温,即使面对苦难,他们也只能在记忆的死角孤独的生活,当年的天使、英雄们被永远的留在了SARS那拖长的阴影之下。
  带着太多的追问,在5月12日又是一个护士节来临之际,我们走访了生活在SARS阴影下的后遗症患者。在他们难以抑制的抽噎和片段式的回忆中,我们试图了解他们是怎样度过“劫后余生”的一千多天,在各种各样的叙述中,我们听到了一种共同的声音“希望社会不要忘了我们……”

相关热词搜索:非典 背影 四周年 SARS背影非典四周年祭 非典四周年祭 记非典四周年祭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