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强势非西欧的攻击|攻击强势品牌

发布时间:2020-03-24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如果遵循萨缪尔•亨廷顿在其名著《文明的冲突》一书中的观点,那么美前总统布什的支持者和基地组织前首脑本拉登就可以说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如果按照该书的思路考虑的话,所有的伊斯兰教徒都应该尽量多地杀害基督教徒。反之,“9•11”则成为了加强美国和西欧诸国对伊斯兰国家及非西欧世界轰炸、统治、杀戮等行为的催化剂。
  不管是公然支持本拉登的巴基斯坦,还是暗中支持本拉登的土耳其,都对本拉登持欢迎态度。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第三世界的贫民对西方国家心存不满。这种不满直指书写历史的富足西方国家。这是第三世界的自卑。70亿人受5亿人统治。这种不满引起了落后国家的共鸣,所以本拉登才在一些国家很受欢迎。
  可是,如果西方国家将责任归咎于伊斯兰世界,继而不断对其进行杀戮、轰炸,那只会使第三世界的人们的内心不满越来越深。
  欧美的自由主义社会把“他们的民主主义”强加给了其他地区的人民。如果某地区不喜欢欧美国家的做法,那么“当地的民主主义”就将受到质疑。如果你们将选票投给了亲欧美的政党,那你们的民主主义就是正确的。这想法是多么的蛮横无礼。倒还不如说,不向亲美政党投票才是真正的民主主义。土耳其和阿拉伯世界的人民将选票投给伊斯兰主义政党才能真正体现民主主义。
  文明共存的历史
  我是土耳其人,在伊斯坦布尔住了将近60年。我相信不同文明、不同国家是可以共存的。土耳其曾是西方、东方、东罗马帝国(又称拜占庭帝国)、奥斯曼帝国、近代欧洲的各种文化的融汇之地。另外,阿拉伯和波斯文化的影响也很深远。
  统治阶级希望能使国家趋向西欧化,同时希望国民能信仰西欧的宗教。更接近西欧的新近、民主的思想一般被认为是正面的,而复古、宗教的思想则一般被认为是负面的。这种想法本身就是个错误。对于一个土耳其人来说,这两方面应该是共存的。
  我还想说一下“9•11”给土耳其带来的影响。不管是民主主义、世俗主义和伊斯兰式的传统思想混合所得的产物,还是作为伊斯兰教徒的国民为了社会开放而做的内部斗争,土耳其的这些摸索都是在9•11之后才开始受到欧美关注的。
  凯末尔是土耳其共和国国父、亲西欧改革的先驱者、土耳其第一任总统。我在小说《雪》中以从他的时代到21世纪初为时代背景,描绘了土耳其的政治改革。小说主人公是土耳其作家Ka。他希望土耳其能成为欧洲的一员,社会能变得更加民主开放,但在现实中,人们仍顽固地坚守着传统、复古的思想价值,这让他苦恼不已。他甚至认为,有时候不得不通过武装政变才能守护自己的信念。
  传统与自由并立
  在改革中,针对宗教保守派的处理方法有两种。一是对其进行弹压,压迫式地将“新近的思想”填塞?他们,将他们教育成开放民主的国民。还有一种方法就是采用民主主义,不管是对亲美、亲西欧的政党还是对宗教政党投票,都顺其自然,尊重大家的自主意见和投票结果。我比较倾向于后者。
  虽然我不希望大家必须带头巾的传统延续下去,但是更不希望看到孩子们被大学拒之门外。问题的重点在于,向保守的人强行灌输新近的思想是不能持久的。
  9•11之后,是否该让土耳其加入欧盟成为了人们讨论的话题。如果能够接纳土耳其为欧盟成员,那么这就将成为伊斯兰世界和民主主义和平共存的最好证据。另一方面,在埃及革命后的首届选举上,伊斯兰主义者的候选人很有可能当选。这可能就会导致独裁政府的诞生。如果那样的话,只好与他们战斗到底了。
  有人主张,因为有伊斯兰主义者的运动,所以不应该持民主主义,我对此不敢苟同。我坚信,我们可以在坚持自己传统的基础上,享受民主主义和言论自由。(采访整理:中东、非洲总局局长石合力)
  
  Orhan. Pamuk: 1952年,生于伊斯坦布尔。因在其以土耳其偏远都市为背景的小说《雪》中预测了“9•11后的世界”而备受瞩目。2006年上获诺贝尔文学奖。

相关热词搜索:西欧 强势 攻击 对强势非西欧的攻击 当今世界公认三大强国 德国目前军事实力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