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父母干的一件事600_把父母20岁后干的事都做了

发布时间:2020-03-24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90后唯一跟我们不同的,是他们死得晚一点。作为80后的代表,韩寒看待90后简单直白。其实,每一代人的童年都有共同之处, 90后与前辈的截然不同,不过是因为他们处于一个更加变革的时代。
  
  崔朝红准备好一桌丰盛的饭菜:可乐鸡翅、白云猪手、酿鱼丸,统统都是为了慰劳刚高考完的18岁儿子苏朗。但故事的发展却像电视上反复播映的那个公益广告,一桌热腾腾的饭菜,最后等来的总是父母的满心失落。“妈,我不回来吃饭了,我先跟同学去看电影,然后去吃烧烤,不用等我了。”
  2009年6月14日凌晨,苏朗彻夜未归,在城中村的烧烤摊上喝了7瓶啤酒,搭着同桌的肩膀,眼眶红红地说,“兄弟,我们总算成人了。”
  
  拒绝标签化
  
  2009年,天津地区的高考作文题为“我说90后”。
  “这是一个有趣的题目,有大量的亲身经历可以让他们发挥,但另一方面,‘身在此山’中的年轻人还缺乏相应的社会经验对自己和同龄人做出一个相对客观的总结。”上海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长杨雄点评,无论如何,90后已经得到了社会的大量关注,“不要再把他们当作孩童。”
  在网上搜索“90后”,百度提示“是不是要搜索90后贱女孩?”包包和阿紫,两个出生于1990年的孪生姐妹,言词大胆,自称“90后贱女孩”,在腾讯QQ上的博客,一个月的点击量就有1900万。
  “我们不希望人家说什么幼稚啊天真什么的。这不光是90后,在你们还没长大的时候都会这么想吧?”包包和阿紫告诉南都周刊。
  根据《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出生于1990年后的人口为2.64亿,而当中,在校生约有1亿。去年开始,90年代出生的年轻人逐步迈入18岁成人的行列,他们有的上了大学,有的直接进入社会,甚至已经小有成绩。如同他们的前辈,90后在他们的青春期急于得到社会的关注和承认,期望以群体亮相的方式宣告他们已经长大,显示他们的力量,争取应有的地位和尊重,并试图影响社会进程。
  可除了“幼童化”解读,对90后冲击更大的恐怕是对他们的随意“标签”。脑残、非主流、校园暴力、炫富,再用“垮掉的一代”形容90后似乎已不合时宜,他们“比垮更垮”。
  “把父母20岁以后干的事都干得差不多了,除了不挣钱。”
  “喜欢在网络上秀自己,包括贱的方面。”
  “拜金,追求物质享受。”
  “道德底线越来越低。”
  在 “你如何看待90后”的一个网络调查中,逾半数网友对90后给出了上述负面的“评价”。“90后刚刚兴起,就抨击90后,这样是不对的。”被媒体报道多了,包包和阿紫说:“正如一个同龄人说的,希望社会给我们灭火器,而不是助燃器。”
  
  纯粹的一代独生子女
  
  “你觉得90后有什么特点?”我等着网名“??の??”的小女孩在QQ上回话,她的QQ秀甜蜜到刺眼,闪闪发光的粉红色爱心背景,嘟嘴,短裙小背心,皮肤嫩得掐得出水。但从视频里,我看到这个出生于1995年的女孩子戴着一副大眼镜,穿着宽大的校服,脸上因为熬夜温习冒出几颗青春痘。
  “莪????特?就??特?吖!??????哪ぬ玩??”(我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没特点呀!不疯点这世界哪好玩啊?)我下载了“大黑鱼”(一个火星文转换软件),才得以和这些年轻人网聊下去。
  他们没什么代表性,或者更准确的理解,他们身上,“代表性”这个概念已经被消解,每个人都只能代表自己。
  “和80后相比,他们是更为纯粹的独生子女一代,因而更具个性。”杨雄认为,如果80后还具有一些过渡性的痕迹,90后则是更为纯粹的一代独生子女。
  在经历中国第三个生育高峰(1985年-1990年)之后,90年代出生的年轻人在绝对人数上下降,但所能享有的物质生活和思想空间,却日渐丰富和宽松,消费主义、互联网和电子游戏的刺激无处不在。从他们懂事起,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方式就是手机和网络,出国也不再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
  而另一方面,90后的父母大多是60后,当1978年改革开放时,90后的父母们刚好开始迈入社会,他们的青年时期也正是在改革开放的社会变革中度过的,因而对子女日后的教育更自由开放,过去那种绝对服从的教育观念被竞争、消费等符合市场经济的教育法则所取代。
  郭锡成今年15岁,就要上高中了。他的理想是当一名火车司机,当被问及原因时,他说:“我比较爱护自己的命,火车司机看上去安全,不像飞行员会遇到空难,白领坐在办公室里会有地震。”面对儿子如此古怪的想法,父亲郭立新并没有直接斥责,他甚至将房子买在了火车沿线上,让儿子可以每天趴在窗边,看看心爱的火车。
  
  有“攻略”的人生
  
  参与这次专题采访的几位南都周刊记者,都刚毕业不久。但给我们最大震撼的,不是90后的特立独行、反叛、非主流,而是他们对自己的未来规划十分清晰。
  18岁的少女导演艾水水,正在筹备自己第四部电影,她要把自己的电影再一次送到国际影展;1990年出生的小洁现在深圳当模特,但她深知这是青春饭,业余学习英语,兼职训练师,还开了自己的网店;口头禅是“无所谓”的17岁广州女生周靖,对自己的未来却不是无所谓的,“我想考到香港中文大学读法律,将来从事法律工作。”
  而我们十几岁时都在干什么呢?我记得很清楚,当18岁要报考大学时,为了省却麻烦,我早早选好了一个其实自己也不太熟悉的专业,班上一个男生羡慕地看着我说,起码你还知道报什么,我连自己将来想怎样都不知道。
  “由于父母给他们的东西满足度比较高,他们没有理由反叛,他们不需要反叛就可以获得很多。”杨雄说,但这不代表90后惟命是从。“他们的反叛是生活上的反叛,小节的反叛,一些社会现实让他们很早就明白应该把价值取向关注于具体的事情,而不是抽象的东西。他们认为社会是在要求他们成为更加工具的人、更加务实的人,而不是像80年代一些年轻人那样乐于过多地坐而论道。他们的审美趣味也更中性化,生活方式更模糊,道德界限也越来越不明晰。”
  教育部的数据显示,今年834万高三应届毕业生中,有84万放弃了高考,十分之一的应届生没有参加高考,许多人将之归罪于大学毕业生“就业难、收入低”的现状。但现实是,上大学对于90后而言不再是唯一的出路。
  小纯,16岁的新疆女孩,号称淘宝年纪最小的网店掌柜,现在是韩国一家彩色隐形眼镜的代理商,从韩国隐形眼镜和国产眼镜的差别,讲到高于40%含水量的眼镜对眼睛的好处,俨然一个滔滔不绝的演讲者。
  “我以后想当律师、开律师事务所,如果考不上就自己做生意。”在小纯看来,读书只不过是为了将来方便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他们更像是在过游戏中的人生。”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说,“社会的宽容度以及将来高考制度的改革,肯定要打破应试教育体制,这将为90后的成功和多样化选择提供土壤,这是个什么都可以的时代。”
  
  终将回归主流
  
  70后、80后、90后之间到底有什么差别?以十年来划分一代,实在是一个不严谨、不科学的分法。
  “我无所谓和他们的比较。这是你们媒体的事情。我不觉得70年代和他们有什么特别大的区别。等他们长到70年代这样的年龄,估计想法也会差不多。人不是苹果,红富士放一堆,其他的放一堆。”被视为80后代表的韩寒曾经对媒体说,90后唯一跟我们不同的,是他们死得晚一点。
  但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系肖川教授强调,“按理说,每一代人的童年应该都有共同之处,比如探索的需要,获得欣赏和认可的需要,以及责任承担的需要。90后孩子同样如此。他们的这些变化是由于变革的时代造成的。”
  关注这个变革的时代,关注这个变革的时代在这些年轻人身上留下的痕迹,这也是我们操作这期专题的出发点。比如,60年代的嬉皮士潮流,是典型的反正统文化运动。摇滚乐和环保的观念在年轻嬉皮士的推广下影响深远。而当年被视为反正统文化象征的牛仔裤,早就被成长于60年代的中产和富人们接受,克林顿和小布什都有自己钟爱的牛仔裤品牌。年轻人的反正统文化成功改变主流文化审美价值观的先例,在历史上屡见不鲜。
  也许再过几年,等90后们正式踏上工作岗位,开始承担起家庭和社会责任时,这些曾经流行的东西也会被00后所唾弃,但每个人的青春期都可能对其一生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这一点从60后的温顺、70后的反叛、80后的创新,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90后最终都将成为主流的一部分,我们只是想看看,这些年轻人究竟能为主流带来多少“非主流”的元素。
  在一家小咖啡馆里,南都周刊记者对广州的中学女生周婧说,“看来世界是你们的了。”
  她喝着珍珠奶茶,摆弄着手中的魔方,不经心地说,“世界当然是我们的,难道还能是你们的么?”

相关热词搜索:都做 干的事 父母 把父母20岁后干的事都做了 父母晚上干那个事 父母晚上经常干的事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