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深山被拐少年:被拐到深山以后,被一个傻子强了

发布时间:2020-03-26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谁也不会想到,一个人贩子的落网,让一个久居深山、与世隔绝的16岁少年进入公众视野。2010年底,广西壮族自治区“打拐”专项行动办公室破获一起拐卖案件,据犯罪嫌疑人交代,有大量男孩经他们之手卖往福建各地。随后行动小组远赴福建进行解救。本刊记者随同公安队伍,一起走进大田县深山之中,体味少年林起富那段不寻常的经历。
  在福建大田县,一个名叫林起富的被拐男孩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这个男孩被人贩子以一万元的价格卖到大田县的深山里,至今已有10年之久。
  这一案件引起了公安部的重视。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年,命运因被拐而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如今的林起富,生活会是怎样的景象?
  
  深山寻人
  2011年3月24日,一架由北京飞抵的波音飞机在福州长乐机场着陆,首先走出机舱的是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以下简称儿慈会)的李杨、沈思源,紧随其后的是中国民营企业家协会的张慧峰、陈鹏宇、郭洪杰。在行动之初记者就了解到,这是一次特殊的解救之旅,是民营企业家全程参与救助的第一例。
  很快记者一行和福建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汇合,并开了一个碰头会,儿慈会打拐专项基金副理事长李扬表示,这次他们来主要是为救助林起富,提供足够的政策保障和救助支持;而中国民营企业家协会河南分会(以下简称民企河南分会)会长张慧峰表示,他们将对孩子的未来作出合理的规划,并承担救助小林所需的各项费用。
  而记者的担忧是,一行人能顺利找到林起富吗?久居深山的少年能不能融入新的生活,他的被拐经历又会不会给他的未来生活带来阴影呢?所有的问题可能只有见到林起富,才能找到答案。
  3月25日一大早,记者和各单位代表随同福建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的民警踏上了深山寻人之旅。经过3个小时的颠簸,汽车驶进了梓溪村,看热闹的村民们很快把车队围了起来,当听说是为林起富而来,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谈论起来。
  对于林起富的印象,村民们说,他的养父林芳友是个单身汉,因为家境不好,再加上酗酒等不良嗜好,一直没有娶上媳妇。十年前,林芳友从人贩子手里花一万元买了“儿子”,并给“儿子”起名林起富。林芳友有时出门办事不方便带上孩子,就常常把他寄养在邻居家里,时间长了这个孩子就习惯在邻居家生活了。林起富八岁时开始读书,但是不好学,读到小学二年级他也就只认识几个阿拉伯数字,后来村学校搬迁,他也就没再读书了。养父让他回家他也经常不回,经常露宿街头,公路边、草窝旁常常就是他的家。后来他的养父外出打工去了,对这个孩子的教育也失去了信心,留下孩子一人在家。
  据村民讲述,在林芳友家,林起富没能享受过父爱,养父从不管他,都是邻居和村民们偶尔帮着照顾,有时候林芳友喝醉了酒还把他吊起来毒打。有一次,林芳友在起富还小的时候没有告知一声就外出打工了,走的时候把家里都上了锁,林起富连家门都进不去,没有衣服穿、没有地方睡。在几位村民家寄宿了一段时间后,林起富在村边附近的山上搭了一个非常简陋的小屋住下,后来村里人给林家换了锁,林起富才回家里住。这些年,林芳友没再管过林起富,没有寄过一分钱给他,家里没水没电,这个孩子“奇迹”般地生存了下来。
  问及林家的位置,村民指着半山上的一所小屋,说那里就是林起富的家。记者经过一路跋涉来到这个破旧的小屋前,发现屋内无人、房门紧锁,从窗子上破损的窟窿里望去,只有一张爬满灰尘的残旧木床。很难想象,一个孩子如何在这里独自度过10个春秋。
  看门锁上散落的灰尘可以判断,小林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孩子会跑到哪里去呢?深山老林,要找到小林并非易事。
  经过不断走访,几经辗转,记者一行终于在五公里外的一家砖厂找到了这个几乎快被人遗忘的孩子。蜷缩在砖场窝棚内的林起富头发蓬乱,衣衫单薄,见到生人不敢抬头,更不敢出声。
  刚见到记者一行的时候孩子眼里噙满了泪水,可他又硬生生地咽回了肚子。初见林起富,他给人一种腼腆、自闭的感觉。与外界几近隔绝的生活让小林的语言表达能力非常有限,但可以进行一些基本的交流。砖厂老板林起对告诉记者,他是在一次上山的时候见到这个孩子,那天还下着雨,这个孩子就在一片茂密的树林里躲雨,严寒的冬天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衫,非常可怜,就把他带回到工厂做工。
  林起富自己告诉记者,养父不辞而别之后,他只能独自在家里的小屋附近生活,后来因为没有粮食,再加上一个人害怕,他就经常到山对面一个山洞中居住,那里是他养父抓野猪时常住的地方。他希望能在那里找到养父,这就是为什么他会经常出现在山林里的原因。
  
  尴尬的真实
  在谈话中,砖厂老板谈及林起富的品行,面带难色,几次欲言又止。这让大家很费解。一个十多岁的男孩,看起来柔弱可怜,难道有什么恶行吗?在众人的要求下,林起对开始讲述小林身上的一些匪夷所思的细节。
  林起对说,“我把他安排跟我住在一起,我们都是一起吃饭,开始时让他跟着工人一起搬砖,但他嫌累就不干了。平时每天都给他零花钱,有时50元,为鼓励他干活有时还多。但是他经常拿了钱就跑出去一天不回来,回来钱就没了,问他做什么了他也不说,我后来就去打听才知道他都去下面的小卖部里面换东西吃了,而且他都抽价格不菲的烟,这个孩子平时太贪玩了,我们希望他能成才!”
  下午记者和民警、儿慈会、民企河南分会的工作人员一起,带着小林回到了村子,一是签订合同,办理相关领养手续;二是让孩子道个别,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十年,想来应该是有些感情。
  但让记者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一切就绪,一行人准备离开的时候,许多村民把林起富围了起来,说林起富欠他们的钱,这些村民大多在村中开有小卖部。“他经常在我的烟酒店赊烟抽,有时也赊方便面和面包”,“他还偷过我家的香烟和钱”……林起富低着头一一承认,村民们在儿慈会和民企河南分会人员还款后才渐渐散去。
  村支书林芳梓无奈地告诉记者,有人愿意来收养林起富是好事,所以不便对孩子的一些行为过多评论。但近些年林起富的表现,确实让人有些担心。开始村民都可怜他,让他住到家里给他吃住,但这个孩子习惯不太好,经常有小偷小摸的行为,还养成了好吃懒惰的毛病,别人救济给他的衣服,他穿脏就扔,也都不敢让他住家里了。
  儿慈会和民企河南分会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不会动摇他们救助林起富的决心。他们对此有心理准备,之所以决定把林起富带到河南,就是要帮助小林改正在无人监管状态下养成的不良习惯,重新树立正确的生活观、世界观。
  在带孩子前往福州的路上,孩子频频回头张望送行的大田县民警,并一再表达感谢。他说,民警对他很好,这一走还很是怀念,那种感恩中带些胆怯的眼神,很难把这个孩子和种种恶习联系起来。或许十年前,他也是在这样疲惫的旅途中一觉醒来,开始经历这场真实的噩梦;而今天,他沉沉睡去,是否能再次命运转折,踏上归途呢?
  3月26日晚,小林和记者、救助人员一起踏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3月27日,基金会和民企河南分会的工作人员带小林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林起富的话多了起来,并不时地对过往行人评头论足、指指点点。
  中午回到宾馆,民企河南分会会长张慧峰一行人忙着收拾行装,准备带林起富回河南。午饭过后,林起富转眼没了踪影,张慧峰急得直冒汗。根据宾馆的监控录像,林起富一个人偷偷跑出了宾馆。张慧峰一边报警,一边与福建大田警方沟通。
  在大田时就有村民提醒到,小林非常顽劣,当时他的养父也是对他失去信心才不辞而别的。在离开大田时小林也曾说过,希望能经常回来看看养父的房子。当时小林的一片孝心曾让很多在场人员掉泪,可在北京,小林终于放松了心理戒备,和大家说出了真相:他希望有一天能回去继承养父的房子和耕地,这才是他舍不得大田的真正原因。
  下午5时,林起富终于一个人悄悄出现在宾馆门前,问其突然消失的原因,小林看着急的满头大汗的众人,竟笑嘻嘻地说:“想出去转着玩。”
  可是,救助人员无法责怪这样一个孩子。他们觉得,不论如何顽劣、不论有多少恶习,改变孩子性格和命运的是这错综复杂的环境,祸起拐卖,要想不再有第二个林起富,就必须打赢这场打拐战争。
  
  归路
  十年的痛苦经历,对小林的成长产生了巨大影响,人生中所需的三种教育小林统统都缺失了。因失去亲生父母的庇护而缺失了家庭教育,因养父离弃、无人监管而缺失了学校教育,因久居深山、戒备心强而失去了社会教育。对于小林的改造是复杂而艰难的,对小林的教育应该从何着手呢?
  由于小林没有文化基础,学校教育甚至要从幼儿园开始学起,但是小林的年纪又比较大,更考虑到他有很多恶习容易造成不良影响,很多幼儿园、小学、初中都不收他。
  张慧峰说,现在考虑让小林先参军,进行军事化训练,迈出融入社会的第一步,之后再安排小林的技校学习、家庭托管等问题。张慧峰还表示,由于像林起富这样的孩子不在少数,他已经在北京和河南建立起大龄儿童培训机构。
  为什么在福建会有如此多像林起富一样的孩子呢?福建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有组织罪案侦查二队的队长李彬告诉记者,福建一直是拐卖儿童的重灾区,主要原因是福建渔民较多,打渔是重体力劳动,家里必须有男丁作为劳动力继承家业,一些家庭如果生不出男孩,必然要通过其他手段补充后续劳动力,买卖被拐儿童就成为了手段之一。虽然林起富居住的是山区,养儿防老的陈旧观念也未剔除,这些思想成了滋生犯罪的温床。
  李扬告诉记者,在他看来,收养手续复杂也是滋生拐卖的重要原因之一,由于收养有诸多限制,且手续繁复,致使许多人认为领养不如买的方便。李扬认为在一些落后地区收养的手续应尽量从简。
  作家沈思源表示,防老没错,错的是方式。买孩子的人只考虑自己的家庭可能得到的幸福,却忽视了被拐的家庭要遭受的痛苦,这缺乏最基本的道德感。实际上,买了孩子的家庭不一定会得到养老的保障,林起富的家庭悲剧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林起富是幸运的,一套专门定制的拯救计划正在一步步实施开展,每一步计划都将有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提供社会支持,并由民企河南分会提供资金保障,同时,公安部已对林起富采集DNA样本,为其寻找亲生父母。
  
  后记
  像林起富这样不幸中等来万幸的孩子,又能有几个呢?或许一个孩子的迷失只需要一天,可归路可能要走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能指引孩子回家的,除了天上的星星,还有每一个人心中最起码的爱和良知。归路有多远?我们不可能让时间倒转,让岁月倒退十年,让这个孩子回到亲生父母的怀抱,让豆蔻年华重新来过。我们能做的,只是让这个孩子回归正常生活,重新融入社会,算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弥补。然而仅此也异常艰难,迷途太久,归路很长。除了那些失去基本人伦良知、应该受到法律严惩的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每一个参与买卖的家庭也该受到舆论指责和相关的制裁。套用一句时下流行的广告语:没有买卖,就没有拐卖。

相关热词搜索:深山 拯救 少年 拯救深山被拐少年 拯救那个美少年快穿 拯救那个美少年百度云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