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颖:我不是一个追名逐利的人】追名逐利的人

发布时间:2020-03-30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我控制不了自己对很多事情都感兴趣,想去尝试的念头。我宁愿不要结果,也要享受过程,我不能限制自己。      瞿颖是演艺界少见的全能型艺人,她横跨表演、唱歌、主持、模特多个领域,因为身份众多,去参加活动时,主持人介绍她成了一个难题,“最搞笑的一次,主持人介绍我时说,下面有请著名的‘影视歌模主’瞿颖上场,主,就是主持人的意思。”瞿颖不知用什么词来概括自己多方位发展的职业,“我做这些只是兴趣和爱好,这些行业有相通的地方,我没有‘跨’得那么狠,不像海岩,既是集团的董事长,管理着昆仑饭店,又写小说,做编剧,还是高级经济师,对养宠物也特在行。”
  
  自称“跨界不狠”的瞿颖,年初又在服装领域占了一个地盘,她与朋友合开了一家名为“C"ESTLAVIE”的高级服装定制店,“因为我总要参加一些活动,比如颁奖晚会,时尚PARTY,要穿好一点的衣服。穿名牌赞助的服装有时候容易与别人‘撞衫’,再说并不是每次给你赞助的服装品牌都有你合意的衣服。如果没有赞助,自己买就要花很多钱,那些礼服最便宜的都要上万,而且只能穿一两次。我就想有个自己的服装店,那样就可以在自己店里定做了。”
  说到服装店,瞿颖有些兴奋,这是她早就有过的想法,她甚至去做过详细的市场调查,“我发现高级服装定制现在是一个潮流。既能满足自己工作时对服装的大量需求,又能赚钱,还可以自己试着设计,一举多得。”
  服装店占据了瞿颖很多时间,但并没有耽误她演艺工作的进度。眼下,因为同时接拍了两部分别在北京和香港拍摄的戏,她只能两头跑,有些辛苦,却也乐在其中,“我做事不图钱,也不图名,就图一个高兴。虽然这些职业是跟名利直接联系在一起的,但是我自认为我是凭本事获得了这些。我不是一个追名逐利的人。”
  
  太多人等着面试,好几个长得跟巩俐似的
  
  许多人一直以为瞿颖是模特出身,因为最早在公众面前亮相,就是以模特的身份。其实,做模特之前,她是话剧演员。“上学时学的就是话剧,1989年毕业后直接分到湖南省话剧团,到了团里之后话剧不景气,我们还学了一阵课本剧,就是把中学课本里的寓言、英雄故事排成小品演出,但没有适合我的角色。排一个狗熊偷吃蜂蜜的戏,我最多只能演一棵树,小蜜蜂需要小巧的女孩,大狗熊需要又胖又壮的,我演什么都不合适。”
  毕业后瞿颖拍了两部电视剧,其中一部是在北京拍摄的。很偶然地,一个模特队看中了她,就这样,她被借调到北京当起了模特。“当时的模特队都是国家单位。我1990年来北京时,是有组织、有单位、有工资、有集体宿舍、有单位领导管着的,可不是‘北漂’,我也没吃过‘漂’的苦。”
  瞿颖2005年在贺岁话剧《淡了,加点韭菜花》中演了一个漂亮的“北漂”精神病患者,这是她在话剧舞台上的第一个主角。剧中的瞿颖,一会儿陕西话、一会儿天津腔,中间还要装扮成会说中国话的韩国人和叼着奶瓶的狂想症患者。台下笑声不断。“演喜剧一直是我的梦想。了解我的人都说我要不演喜剧简直太可惜了。虽然我也喜欢人物命运坎坷、年龄跨度大又有深度的正剧,但是真正让我觉得过瘾、快乐,又有很多感动在里边的,一直是喜剧。”
  瞿颖拍过的影视作品很多,代表性作品是《有话好好说》。“1994年底,有人通知我说张艺谋要拍戏,要见见我。到那儿一看,希望太渺茫了。太多人在那儿等着面试,好几个长得都跟巩俐似的。当时我以为张艺谋拍戏都要找像巩俐那样的演员,心想自己肯定没戏,那就看看张艺谋长什么样,这么一想反而踏实了。张艺谋第一次见我时很拘束,都没正眼看过我。和我说话时,一直低着头,聊一些与演戏无关的话题。我觉得这事就结束了。没想到后来还是用我了。”
  瞿颖说,《有话好好说》让她改变最大的,就是学会了认真。
  
  我控制不了自己对很多事情都感兴趣
  
  瞿颖对演戏和唱歌很有经验。“演戏永远要离自己远,离角色近。做歌手完全是自我情绪的表达。”最让她没自信的就是主持。“主持人需要综合能力特别强,知识面也要特别广,我只能主持一些综艺节目,跟政治有关的内容会让我紧张。前段时间在内蒙有一场演出是我主持的,报节目时,有一个国内的表演组合,稿子上写的是‘来自冰雪世界的组合’,我一紧张说成了‘来自冰雪国度’。那种情况下,一个字都不能错的,当时快被吓死了。我再也不主持这种节目了,担不起责任。”
  瞿颖不否认自己横跨多个领域,会有艺多不精的情况出现。“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懂这个道理。以前在模特队时,我想考电影学院,我们领队就和我说:你只能做一样,不然哪样都做不好。我也知道有道理,可我控制不了自己对很多事情都感兴趣,想去尝试的念头。有些人一定要功成名就,名利双收,这对于我来说太明确了。可能因为小时候家里对我约束不多,做什么事,我都是顺着自己的兴趣来。我宁愿不要结果,也要享受过程,我不能限制自己。在我的价值观里,生活得充实、快乐、自由、没压力,这才是最重要的。”
  
  甭想哪场没有结局的恋爱就能让我不再相信感情了
  
  瞿颖说自己的性格特点,就是与人交往的时候不太设防,“现在社会那么复杂,很多人都将自己层层包裹起来,永远不袒露内心。我就是太不会为自己设置保护屏,因为这个吃了不少亏。面对这种问题,我现在不会像以前那么冲动和气愤。”
  瞿颖的情感生活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我是一个勇敢的人。我曾经跟一个朋友说,甭想哪场没有结局的恋爱就能让我不再相信感情了,那是不可能的。这些感情经历让我改变的只有一点,宽容了很多。如果没有以前的那些经历,谁都一味地宠着我,没准儿我现在就是一个特招人烦的人。”在瞿颖眼里,男人的坚强是外在的,女人更有韧性,不容易被击垮。
  “我还记得1998年,因为要参加春晚,只能一个人北京过年,我的节目是在晚上11点,演出结束后就没事了。朋友们都回家过年了,半夜12点,我就开始给朋友打电话,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因为那个时间都在放鞭炮。我饿得要死,找到一个可以24小时喝粥的地方。终于有人接电话了。我一边喝粥一边听朋友电话那边传来的喜洋洋的喧闹声。我也没难受,反倒觉得这个年过得挺特别的,那一刻突然感觉自己特伟大、特自立、特坚强。”
  瞿颖说自己是个乐天派,“很少有特别疲惫、什么都不想干的时候”。对于现在的状态,她觉得“挺幸福”。幸福是什么?“其实幸福是一种满足感,无欲无求了就会觉得幸福。”

相关热词搜索:的人 是一个 追名逐利 瞿颖:我不是一个追名逐利的人 不追名逐利 不追名逐利的例子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