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如何搞垮华尔街】东方华尔街粤语

发布时间:2020-03-30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正是这个自助式薪酬体系成为了导致金融危机的帮凶      2月初,在英国,重要的银行家们不得不面对国会的金融委员会,把“很抱歉”挂在嘴边。但是他们宣称,这次的危机与奖金文化以及过高的薪酬毫不相关。
  相反的是,哈里法克斯苏格兰抵押贷款银行(HBOS)前董事长安迪•霍尔比抱怨道,他自己也损失了不少钱。他的奖金是以股票期权的形式得到的,而当银行陷入危机以来,他的股票价值已经大大缩水。现在HBOS银行不得不和LloydsTSB银行合并,由国家控股43%。
  英国前副首相约翰•普雷斯科特发起了反对被国家救助银行发放巨奖的思想运动。“老是声称必须按合同办事是愚蠢的。没有政府出手,合同不过是空纸一文。”他说。“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另类罗宾汉――劫贫救富”。上周普雷斯科特向下议院展示了3万个反高额奖金的签名。
  
  接下去,伦敦金融城要发放高达36亿英镑的2008年度奖金,这个灾难年份的奖金毕竟还有上年奖金的40%之多。同时,前财政大臣布朗最紧密的顾问,现任家庭部长的爱德华•博斯警告道:“事实上这是过去100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一个全球性的灾难,将决定下个15年的政策。”
  难怪大多数的英国人怒火冲天了。怒火主要指向苏格兰皇家银行,它被前首席执行官弗雷德•古德温经营到破产边缘,2008年亏损近280亿英镑。
  得到200亿英镑的税收救援后,苏格兰皇家银行今年秋天一定会起死回生,该银行68%现在属于国家了。尽管如此,这几天银行仍打算分发10亿英镑的奖金。“这关系到员工合同,中许下的承诺,财政大臣达林很谨慎地解释到。反对派,同样是工党议员的普雷斯科特要求政府不要考虑合同禁止分发奖金。
  同时普雷斯科特给新上任的苏格兰银行首席执行官赫斯特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他批判分发奖金“不管是从道义角度还是从经济角度都是令人恶心的”。但是,赫斯特告知一个议员委员会,尽管他“百分之百理解公众对奖金事件的愤懑”,但是该发的这10亿还是得发。
  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结论。尤其是他的前任古德温在金融委员会前“无条件地、全方位地为所发生的事,所带来的贫困道歉”。古德温在2004年还因对银行业的贡献被授予爵位,他在10年中共领取130亿英镑的分红。
  这样过分的事就是在不受约束的资本主义的本土美国都不再被原谅。美国公众的情绪还在恶化。
  迄今为止美国人并不反对百万高薪和巨额奖金。华尔街一直是美国梦的核心,是能让人快速致富的地方。
  不过这次确实太过分了。比如现已被解雇的美林老板约翰•赛恩在危机中仍花120万美元重新装修他的办公室,一个字纸篓都花掉1400美元。他可不想放弃1000万美元的奖金,尽管他的银行靠紧急出售才得以起死回生。
  还有雷曼公司前老板富尔德,为了在即将来临的对自己巨额财产的民事诉讼中保全一部分财产,他秘密将佛罗里达的海滩别墅以100美元的价格卖给自己老婆。而这座壮观的别墅的最初卖价是1400万美元。
  因国家救援才避免倒闭的保险业巨头美国国际集团AIG的老板们也爽快批准员工到英国进行狩猎旅游。
  当然还有纳斯达克股票市场公司前董事会主席伯纳德•麦道夫用一个雪球式投资骗局诈骗了500亿美元。
  在麦道夫被捕前一天,他老婆一次性转移了1500万美元的私人财产。
  现在在很多美国人看来,华尔街的高管们不外乎两种类型:高傲和贪婪,或罪犯和骗子。
  “曾经的金融界名人摇身变成星级恶棍,”《纽约时报》评价道。甚至作家汤姆•沃尔费也被如此的厚颜无耻震惊。他曾经在他的小说《夜都迷情》 ( The Bonfire of the Vanities)中给华尔街宗师们立碑,并称他们为“宇宙先生”。
  几周前华尔街被曝还为危机年2008年分发了总计181亿美元的年终奖,连总统奥巴马也无法自制破口大骂:“这种丧失责任感的行径简直是登峰造极。”奥巴马同时还不得不向民众推出又一个巨额救援一揽子计划,以挽救美国经济。
  前几天美林也被曝去年年底给696位管理人员每人分了至少100万美元的年终奖。而这个投资银行单单在第四季度就亏损了150亿美元,接受了国家援助。
  “很清楚,全社会对我们的行业怒气冲天,”高盛老板布兰克费恩上个礼拜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强调,“很多人认为――在很多情况下确实有理――华尔街丧失了公众责任感。”
  华尔街大人物们不得不难堪地面对金融服务委员会7个小时的问询。比如为什么他们拥有公司飞机,或者,“你们究竟为什么需要年终分红?你们明天会早一点起床吗?”
  今天的薪酬体系主要要追溯到70年代。那时投资银行就好比合伙的律师事务所,利润在自己人中分掉。没有股份的雇员则领到一份透明的奖金。这样风险被控制在一定限度,因为作为主要所有者的合伙人更愿意执行保守的政策。
  后来一些像花旗集团或者德意志银行这样的大商业银行也跻身于投行家行列,苦苦争夺生意以及华尔街金融机构的雇员。
  摩根斯坦利、美林、雷曼兄弟、贝尔斯登、高盛,为了更好的融资以及分散风险,一个接着一个大着胆子上市。
  一切都变了。他们现在是大型的上市金融大机构,他们现在有了新的生意模式,不再仅仅依靠波动剧烈的并购业务,而是冒险投机。
  赌注越大,分红越丰,这是投行业中一条不成文的经验。仅仅在20年间华尔街银行的分红就从总计19亿美元(1985年)上升到最高的2006年的341亿美元,增长率为1695%。高管们的薪酬往往是底薪的10到20倍。
  这个薪酬体系的效力如同“火灾加速器”,德国大保险公司Münchener Rück 老板尼古劳斯•冯•博姆哈特说。但是点火的却是别人。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认为这个纵火者的名字就是格林斯潘。当他1987年当上美联储主席后,一个炙手可热的时代开始了。那时美国总统里根有意摆脱当时的主席福尔克。此人虽然成功遏制了通货膨胀,但是无论如何坚持要严加监管金融市场。而格林斯潘却是自由市场经济哲学家爱茵•兰德的推崇者。
  这位新主席采取了放宽性调整,在接下去的几年对钱的控制越来越松。 当时的流行口号是“金融创新”,任何人不想,也不准挡“创新”的道。
  小布什对这套调整很感兴趣,2003年与原来还主张监管的多家机构的代表俨然变成了砸碎一切条条框框的“解放市场的人”。各州在发放房贷时欲更严格审查购房人资质的尝试,也被华盛顿阻止。
  接下去就是跨进灾难的一步,放宽对持股资本的规定。2004年美国证监会允许大投资银行的负债额是之前的3倍。现在可以大量买入基于房地产抵押贷款的有价证券,把房地产市场的泡沫越吹越大。
  接下去几年,中美国金融体制的结构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曾经占主导地位的商业银行越来越让位于纽约鲁莽冒失的“金融大师们”。这些大师们发明出越来越多的衍生产品,它们的名字越来越让人看不明白,它们的结构越来越冒险。
  2007年初美国五家大投资银行共同管理一个价值4万亿美元的投资组合。美国近40%的银行业务自此面临风险。
  然而谁愿意来操心?投资资金应有尽有,来自中国、沙特。这也是格林斯潘低利率政策的结果。自从银行把信贷风险打成诱人的包马上转手,谁都没兴趣去审查贷款人的资质。反正钱转手就回来了。
  这些投资银行把越来越多自己股东的资金投入到不可靠的生意中,大量获取利润,不停地继续。它们渐渐脱离了真实世界,遁形于一个虚假的世界,这个世界是财富的世界,毫无节制的世界,自我膨胀的世界。
  唯一要紧的只是成交额,这是年终银行家们获得分红的依据。对此的质疑带不来价值,因为没有人由于阻止了危机而获得额外的奖金。
  相反,谁冒了高风险谁就可以在接下去几年生活无忧。他们有什么可以损失的?如果他们冒险进行了,他们获得奖金。如果没有,那是股东的问题。这个机制是引发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
  投资银行所有的运作都围绕着奖金。工资本身,一个新手就可以达到15万美元,在他们看来不过用于平时的开销。对每周工作60小时,放弃私人生活,承受紧张焦虑的报酬实际上是额外的奖金,它能达到固定工资的5-10倍。奖金是用来奢侈,买法拉利、别墅,一掷千金的。
  过去几年整个曼哈顿的豪华公寓大楼直入云霄,未来主义风格的玻璃高楼里的小公寓起价是两到三百万美元,它们面对的是“年轻的操盘手”,通常是哈佛、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生,20出头或二十五六岁,被对冲基金录用。
  他们的老板们在中央公园最好的地段置业。那里的屋顶公寓转手价达700万美元。在世界上最昂贵的公寓楼,一个总价为20亿美元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里居住着如高盛老板布兰克费恩,以及花旗老大桑迪•维尔。另外影星丹泽尔• 华盛顿也住在这里,只是他的楼层低了很多。
  与一些投资银行家挣到的相比,即使是好莱坞大明星有时看起来都像乞丐。巨额金钱就这样一年又一年从企业中抽走。
  职员们对奖金如此着魔,出于对公司名声的担忧,高盛老板布兰克费恩在年景最好的2006年12月,正告他的员工注意举止适当:“我请你们每一个人考虑一下,我们在办公室内外的举止都会影响到高盛的名声。给公众造成傲慢的印象对我们每个人都没有好处。”
  同一个时间,他收入了传奇般的个人年终奖5300万美元,另外他还拿到年薪22万美元。
  2007年高盛拿出创纪录的180亿美元来感谢它的员工,每个员工平均拿到62万3000美元。布兰克费恩拿到将近700万美元。
  雷曼兄弟在2007年也庆祝了他们欢欣鼓舞的利润增长,并拿出95亿来犒劳员工,比上年多了8亿美元。
  这一年,摩根斯坦利也不愿落后。尽管已经受到刚开始的银行危机的影响,它仍然分发了165亿美元的奖金,比上一年增长了18%。 老板约翰•马克2006年时还拿到4000万美元,2007年低调地拿了80万美元。
  同年美林的首席执行官斯坦利•奥尼尔被解职,带走附加养老金1.61亿美元。他的继任者约翰•塞恩在第一年就收获8300万美元。
  2007年华尔街分发的奖金数为300多亿美元,伦敦为120亿美元。面对金融危机的初露端倪,高管们很冷静。尽管自己的银行情况已经不妙,当贝尔斯登的老板詹姆斯•凯恩不得不中断他在纳什维尔为期12天的桥牌锦标赛赶回纽约时,仍然非常恼怒。最后他赶在银行破产之前迅速出售了手上的6000万美元贝尔斯登股票。其中一半刚够他给自己和他老婆买下位于第五大街刚改造过的Plaza Hotel 里的两套公寓。
  终于,2008年金融危机呼啸而至。雷曼兄弟以及其他一些如雷贯耳的金融机构相继轰然倒塌。然而这些始作俑者仍然不受干扰地发放了184亿美元奖金。这是有史以来第六大数目的奖金。2008年美联社报道,美国纳税人为拯救他们银行的16亿美元流入了银行高管们的口袋。
  接受国家注资2300亿美元得以出售的美林再次给高管们发奖金。他们在股东们决定将美林出售给美国银行前夕,在12月提前发放了36亿美元的年终奖。
  如今金融行业可谓声名狼藉。在纽约,印着“我恨投资银行”字样的体恤衫非常热销。数年来,华尔街是各大高校最优秀毕业生梦寐以求的雇主,今后,这些学生要好好考虑一下了。因为国家要规定银行家们的薪酬,至少是那些接受国家救助的银行。而这样的银行会越来越多。
  2月初,美国新财长盖特纳介绍对金融行业的一项救援计划时,明确表示,接受国家救助的企业高管的最高年薪,加上奖金,不得超过50万美元,股票期权只有在国家收回投入时才准许出售。甚至高管们习以为常的一些便利,比如使用公司飞机,也必须大大限制。
  同时,总统奥巴马也明确表示,他不想动摇美国文化根基:“我们并不反对财富。并且我们认为,成功应该得到报偿。但是,公众恼怒的是,现在是过失也在得到报偿。”
  据报道,奥巴马一些主要顾问还打算更进一步。财政部长盖特纳经过长时间的辩论,他反对进一步限制银行家的补偿的意见才得以通过。辩论的主题是不仅对领导层,对所有银行员工也必须设定最高薪酬标准。
  对已经缓和的规定华尔街反映也很过分。就在上周,金融行业一个机构还在警告不要设奖金上限。“绩效奖金是这个节奏迅速、压力巨大的产业的一个重要和必要的组成部分”,《华尔街日报》写道,然后警告道:“取消它会阻碍经济繁荣。”这篇文章的标题是:“贪婪是好的”。
  在年终奖问题上,英国首相布朗之所以表现很谨慎,原因之一可能是国家与金融精英之间的紧密关系。2009年英国政府才打算将最高薪酬限制在2万5千英镑。剩下的以股票形式发放,并且只有在国家收回投入以后才准许出售。这项规定也针对那些将来接受国家救助的私有银行。
  随着4月份通过明年财政预算,布朗打算制定新的法律来确保终结银行业着眼于短期利润的文化

相关热词搜索:华尔街 搞垮 贪婪 贪婪如何搞垮华尔街 华尔街贪婪 华尔街恐惧与贪婪指数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