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审判]东京审判观后感

发布时间:2020-04-05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在网络上看过一部BBC拍摄的细菌战纪录片。阴湿的日本雨天,墓园格外幽昧,远远地走来一位黑衣女子,以压抑不住的激愤对着墓碑用日语呼号:“石井四郎,我是王选,你犯下的细菌战的罪行,现在开始,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要用行动对你进行审判!”静寂的空气陡然变得不安,松针上的水滴纷纷震落。正是这位名叫王选的律师以决绝的姿态展开了向日本军国主义讨还正义的马拉松诉讼。
  在王选的呐喊之后,《东京审判》这部来自民间的主流大片中再度回响起61年前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的咆哮。不过这次的主角是芝加哥学院的法学博士梅汝(王敖)。1946年他临危受命,前往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出任中国大法官。梅汝墩的悲哀在于,虽然身为战胜国的代表,但在法庭陈词的时候却最受冷落与排挤,他不得不用让文明世界侧目的喊叫来表达四万万中国人民的心声:“凶手!你们对中国人犯下了罪行!”
  由于麦克?阿瑟对日本的偏袒,同盟国的听众一个个装聋作哑。于是梅汝(王敖)的怒吼回荡在法庭上,显得空洞而孤独。当时的国民政府没有向法庭提供有效的证词和实物,只会重复一句“烧杀抢夺,无恶不作”。由于空口无凭,有几次差点被主审官轰出场外。在漫长的庭审中只有一次提到了日本的细菌战犯罪,然而不到十分钟就被打断了。
  
  面对蓄意不作为的法庭,梅汝(王敖)的内心大概和面对墓碑的王选一样悲壮而绝望。一场表面胜利实际损失惨重的抗日战争,在结束后不仅没有迎来正义和赔偿,反而再度遭受精神重创。同为战败国的德意志不仅承担了发动战争的责任,给盟国巨额赔付,而且其领导人在犹太人的哭墙下跪倒,真诚忏悔,交还犹太人做人的尊严。唯有日本人在战争中残暴凶狠,战败后一度惊惶失措,很快便寻到新的恩主,转与美军亲密合作。正如本尼迪克特在《菊与刀》中的描述,“美军没有想到手中还有武器的日军会那么快投降”。美军庆祝“陆军节”,日本人对全副武装游行在大街上的美军感激涕零。只向更强的人屈服,表面上是所谓的鲤鱼精神,实质不过是国际上的豺狼逻辑。美国恩主为日本保留了天皇制度和重工业基地。前者为日本埋下了复活军国主义的精神种子,后者则为日本提供了随时可以揭竿而起的武装。名义上没有军队,然而庞大的武器生产线却由几家大型株式会社每年斥巨资来维持。这就好像一个人白天不断赌咒发誓说再也不打架滋事,晚上却从未停止偷偷磨刀。
  好在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60年前的样子,王选依靠民间募资连续向东京地方法院叫板。虽然所有的审判最终都以一句轻飘飘的“国家无答责”为自己开脱,但是王选的声音在2004年依然感动着整个中国,越来越多的人汇入了梅汝墩和王选的呐喊。
  在“我型我秀”中跻身五强的摇滚选手王啸坤曾如是回答媒体:“如果赢得奖金一千万元,我最想在钓鱼岛上开一场爱国摇滚演唱会。”在最具反叛精神和另类气质的摇滚乐中,梅汝墩的严辞厉色和王选的绝望呼号终于有了隔代的回响。
  在王啸坤的原创摇滚里,想必会有特别献给梅汝墩和王选的歌。建议这歌名就叫Tokyo Trial,开头两句是:来吧来吧来吧,来钓鱼岛秀一场爱国的摇滚。

相关热词搜索:东京 审判 东京审判 东京审判电影 东京审判观后感800字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