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明善“夫人外交”,到力帆上市

发布时间:2020-04-11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72岁的尹明善最近心情很舒畅。10月15日,中国证监会发审委通过了中国最大民营摩托车及发动机制造企业之一的力帆集团IPO申请,这是其掌门人尹明善等待已久的一个时刻──登陆资本市场一直是尹氏的一个梦想。
  尹明善54岁才开始进入摩托车行业,18年后终于搭上资本市场快车,真可谓“老骥伏枥”。有趣的是,尹氏入行源于“夫人外交”,而如今力帆上市,其夫人与子女所持的股份却透露出微妙而尴尬的信息:在遭遇家族企业接班人之殇后,力帆上市后有可能陷入控股权之争。
  
  从出版人到“摩帮老大”
  
  中国企业家及富豪年轻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我们能一口气数出不少出生于1950年代的企业家,如王石、刘永好、李东生、卢志强等,也能数出一些出生于1940年代的企业家,如柳传志、宗庆后、任正非、沈文荣等,但是如果让你说出生于1930年代以及之前、并且现在还在商业舞台上征战的企业家,恐怕就要费一番脑筋了。已过了“古稀”之年的尹明善无疑是其中一位。
  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成为今年胡润百富榜和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双料首富”后,其42岁才开始创业的经历再为坊间所津津乐道。可是与尹明善的年龄相比,宗庆后则是小巫见大巫了。一来,尹明善创办力帆时已是54岁的“高龄”,二来,宗庆后当年承包一间食品厂前,曾在几家类似的工厂里折腾了近十年,而尹明善进入摩托车行业之前,完全是个“摩盲”。
  尹明善在1950年代后期的“反右运动”中被打成右派分子,在重庆一所中学读高三的他被学校清退,进入重庆一间工厂劳动,3年后,又被怀疑“反革命”,监禁近10个月后到劳改农场劳动,直到1979年改革开放号角吹响,他才彻底获得自由。这一年,他正好40岁,不过,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人生才刚刚开始。
  之后,尹明善在一家工厂当了很短一段时间的英文翻译,然后到重庆广播电视大学做了一名英语教师,不久后又转行到出版业捞世界。他的角色先是1982年重庆一家出版社的编辑,然后在1985年下海成立一家民营书社,几年后成为了知名的重庆民营书商――当年红极一时的《庞中华钢笔字帖》,就是尹氏出品。但到了1980年代末,尹明善决定退出图书行业,原因是他感觉出版行业难以“做大做强”。
  这是一个吊诡的时点和决定。如果按照尼尔?弗格森《未曾发生的历史》的视角做一假设:假设彼时尹明善在图书出版行业坚持了下来,20年后,是否能够依然挺立,且其规模和商业模式要远优于今天的民营书业先锋磨铁,和“公私合营”的凤凰联动呢?没人能够给出答案。
  直到力帆成为重庆摩托车龙头老大的今天,不少人依然百思不得其解,一个瘦高、年过半百、文人气很浓的小老头,为什么会在1992年毅然决定进军摩托车行业?
  是“夫人外交”的功劳,即尹明善的妻子陈巧凤。陈巧凤和重庆另一位“摩托大亨”左宗申的妻子袁德秀是亲威关系,尹明善进军摩托车行业,是两位夫人在中间牵针引线的。左宗申于1982年,即尹明善到出版社做编辑时,就在重庆巴南区王家坝经营一间摩托车修理店。1990年代初左在帮朋友购一辆摩托车时发现由于发动机供给不足,导致整车供应短缺,这刺激他萌生了进入发动机制造业的想法。1992年,中国第一家由民企创建的摩托车发动机生产车间“重庆轰达车辆配件研究所”挂牌,尹明善与左宗申同成为股东(之后分家)。这便是尹明善进入摩托车行业的发端。
  “力帆的老头还是我带进门的呢。”今年3月,笔者到重庆拜访左宗申时,提起尹明善,他随口说道。左比尹小15岁,但从左宗申的口吻中可以听出,他曾是尹明善“带头大哥”的事实不会改变,但同时话音中有那么一点点醋意──力帆和宗申最近几年的营收皆超过百亿元,有趣的是力帆总是要高出宗申一点点,去年两家企业营收分别为125亿元和111亿元。
  当然,如果单纯把“夫人外交”视为尹明善进军摩托车行业的决定性因素,则大错特错了。除非“夫人外交”中夫人们的娘家背景不俗,否则彼此做媒说到底不过是一种机缘和一针润滑剂而已。
  外表书生气的尹明善其实是个十足精明的家伙。力帆集团先前的名称是“力帆轰达集团”,“轰达”即“Honda(本田)”的谐音。胡润2000年底到重庆拜访尹明善,尹并不忌讳彼时所采取的山寨路线,他将胡润带到一车间参观,大门推开,里面的情景令这位英国小伙大吃一惊――只见一辆本田摩托躺倒在地,被大卸八块,一群身上和脸上都浸满了油渍的力帆技术人员,正在埋头研究其构造。中国有句古话叫“师夷长技以制夷”,尹明善正是从模仿和江湖手段开始一场自我蜕变的。
  
  妻子总揽财务大权
  
  尹明善的第一任妻子于1971年给他生了个儿子,名叫尹喜地。陈巧凤是他的第二任妻子,生于1967年,比尹明善要小29岁,而比尹喜地只大4岁。陈巧凤于1987年给尹明善生下女儿尹索微时只有20岁,帮尹明善牵针引线进入摩托行业时也不过只有25岁。
  “娇妻”陈巧凤精明能干、事业心强,是尹明善的搭档和贤内助。二人感情甚笃,加上力帆是家族企业,其财务大权自然而然掌握到了陈巧凤手中――她长期担任力帆集团的财务总监;2004年本田(日本本田技研株式会社)起诉中国大陆一些生产厂商侵权案中, 力帆赫然在列,彼时陈巧凤的头衔甚至是力帆集团的法人代表和董事长。
  中国企业界在家族企业任职的女性“贤内助”不少,但是代替作为创始人的丈夫出任家族企业董事长一职的,并不多见。除陈巧凤外,张云芹、陈金霞和陈凤英也是代表人物。
  其中张云芹是太平洋建设集团创始人严介和的妻子,她接任太平洋建设董事长一职,是在2005年严介和债务风波之后。严介和希望通过“隐身”和与妻子间的股权对倒,达到避开镁光灯关注的目的,并且可以满足自己一直以来的表现欲及发挥自己的演讲特长,可谓一箭双雕。
  陈金霞是“涌金系”创始人魏东之妻。魏东,这位中国金融圈叱咤风云的人物,被爆与王益案有染后,于2008年4月从自家阳台跳楼自杀,成为彼时轰动一时的新闻。之后,陈金霞被迫出马,走到前台,任涌金系新掌门。之后两年,涌金系高层多次出现动荡和离职潮。这是作为遗孀的宿命。
  陈凤英是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的妻子。曹曾对记者坦承年轻时差点精神和身体双重出轨的“危险经历”,向妻子陈凤英摊牌后,陈并没有哭闹,而是让曹德旺自己选择,这让曹德旺极为内疚,遂悬崖勒马。福耀琉璃很长一段时间法人代表为陈金凤,曹德旺并不讳言“赎罪”为主要原因之一。
  与陈巧凤和陈凤英的情形略有类似,尹明善希冀通过此举表达对妻子的感激之情。当然他并没有和曹德旺当年类似的艳遇经历。不过,他又有着一个特殊的原因,即不想在“政商混搭”这条路上走得太远,至少在形式上做下文章。
  2002年4月,尹明善被推选为重庆市工商联主席。不到一年后,他又当选为重庆市政协副主席,被称为“改革开放以来首位进入省级政协领导班子的民营企业家”,这是殊荣,更是压力,因为在中国,亦政亦商的身份,总是引起一定的争议,最重要的是自己很可能由此开始陷入一个政商怪圈,甚至泥潭。尹明善最后做出的抉择是,让妻子代替自己担任力帆集团董事长等职务,他“只是财产所有者,而不参与具体的经营和管理”。
  这听起来多少有些滑稽。不过对于尹明善而言,彼时他着实挺较真的,甚至放言“如果需要我把企业卖掉,我就卖掉”。这句话折射出尹明善这一代身上刻有中国社会剧变之鲜明印记的人,一方面对体制心存怨恨,一方面又有着强烈的“入主”愿望。
  另外一个原因是,有过教师和书商身份的尹明善身上,还是有着“文化人”的情结的,就是对双重身份的过分敏感。你很难想象,尹明善曾对记者称,他对自己最大的不满意是“没有写过一些惊天动地的好文章”。这句话容易让人想起同样遭遇过牢狱之灾的两个人,一是曾经叱咤风云的中国商人牟其中,二是已故的经济学家杨小凯,他们都曾在狱中写过(包括与人合写)《中国向何处去?》的宏文。
  尹明善后来还是从妻子手中接过了力帆董事长一职。对于面前的几乎“同龄”但关系并不融洽、却都是大展鸿图的年龄段的妻子陈巧凤和儿子尹喜地,尹明善颇伤脑筋,或许为了“公平”起见,尹明善划分力帆各业务版图,使尹喜地和陈巧凤各领风骚。如陈巧凤任法定代表人的有力帆控股(力帆集团的控股股东)、力帆置业、力帆足球俱乐部、力帆威力电器、力帆奥体物业等公司;尹喜地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有力帆销售及进出口公司、力帆汽车、力帆汽车发动机公司及力帆资产管理公司等。不过,力帆的财务大权自始至终紧握在陈巧凤手中。
  
  上市与控股权玄机
  
  尹明善日益变得“圆润”。2003年在一场论坛上,他公开批评称,“中国严格意义是‘处长治国’”,意思是说中央针对民营企业的好政策和好措施传递到处级单位时,效果已大打折扣。 “我们不怕大官怕小鬼。” 他诙谐地称。而今年5月同类型的一个民企论坛上,尹明善谈到“新36条”时(编者:2010年5月13日国务院发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新36条”),显得很“振奋”,不断称这是民企“绝佳的机会”。
  与其说对民企生存环境是否真的改观疑惑了7年,不如说是7年后的尹明善更谙世故──之前那个凌厉的尹明善不见了,因为他想走得更远。
  尹明善决心将力帆推到资本市场时,听从了券商关于整体上市的建议。在财富暴增的憧憬下,一切分歧都被暂时搁置,尹明善、陈巧凤、尹喜地,以及尹明善和陈巧凤的女儿,成为了“一致行动人”。但股权比例各占多少,又成了一个难题,尹明善最终实施的又是“一碗水端平”政策──在力帆集团大股东力帆控股的股权构成中,除尹明善持股26.5%外,妻子和两个子女持股比例同为24.5%。
  所以,尽管力帆集团上市后,尹氏家族处于绝对控股地位(持股比例近66%),账面财富也会超过百亿元,但丝毫掩盖不了在不久的将来――特别是尹明善无法继续执掌力帆时――家族企业控股权之争的危机。这让人想起闹得满城风雨的香港最大房地产开发商新鸿基地产郭氏家族的豪门内斗。
  不过,就算将来尹明善将自己持有的力帆控股的股权全部转给尹喜地,尹喜地的51%对陈巧凤母女的49%,也很难保证自己的控股地位,因为谁也不知道力帆集团的其他股东──如AIG(美国国际集团)、上海冠通等届时如何表态。
  这在形式上有点类似于现在的国美控股权之争。当然走到这一步的前提条件是,尹喜地愿意接父亲的班,执掌力帆之大局。而问题恰恰在于,尹喜地向来对专注企业经营兴趣不大,而是对豪华跑车情有独钟。这也是尹明善一直以来最为头疼和生气的一件事。
  “国美+新鸿基”式的控股权之争或在力帆身上重现。尹明善是幸运的,更是焦虑的。
  
  “夫人外交”的流行与规律
  “夫人外交”(准确来说应该叫作“伴侣外交”)在政界屡见不鲜。按照欧美诸国的社交礼仪,国家领导人出访或聚会,都要携夫人一起。这一礼仪可谓满足了平民对于权贵“贤内助”的了解欲。2007年6月,八国峰会在德国举行,八国领导人当中德国女总理默克尔的丈夫绍尔最为扎眼,这位自称和妻子的政治活动毫无瓜葛的中年男人,娴熟地充当着“第一丈夫”的角色,以至于有媒体披露称,绍尔之前几个月“一直在加紧练习峰会期间的招待技巧”,而德国《图片报》戏谑道:“不过他不能和老婆平起平坐,只能乖乖地和奥地利总理夫人坐在第二排。”
  企业界的“夫人外交”在欧美也非常常见,最近一些年在中国也开始流行起来。一个聪明灵巧的贤内助通常被认为是一家公司掌门人能够出类拔萃的重要原因之一。潘石屹、张欣夫妇,吴征、杨澜夫妇,汪潮涌和李亦菲夫妇等是众所周知的代表。但由于他们皆为明星夫妻类型,其实并不具有普遍意义。极少抛头露脸、特别是不在家族企业任职的糟糠之妻范畴的“外交”,才是原生态的标本。
  由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束缚,私人聚会之外,这些样本很难进入公众视野,大多数“夫人外交”类型就像“地下钱庄”一样隐秘地进行着,然其角色和地位却不容忽视。当然,新一代企业家群体对“夫人外交”的顾忌要小得多。“80后”的商人群体生性奔放,很多时候视上一代人的扭捏为作茧自缚。
  香港的整体情形要比内地好得多。譬如每年备受关注的香港“大紫荆勋章”授勋仪式,获奖者几乎尽数携带自己的伴侣。李嘉诚、郑裕彤等都曾获此勋章,2010年7月新一届获得者为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诺贝尔物理奖得主高锟以及“赌王”何鸿?等7人――当然何鸿?是不可能把他的4个老婆都带来的,再说他身体有恙。
  近些年来,一些限于企业家小圈子内交流的会所成为“夫人外交”的一个重要平台和桥梁。一些地市的传统商会,也开始利用三八妇女节等时点,搞一些女企业家或企业家夫人联谊沙龙等,联络感情之外,一些基于女性价值观的判断和新的利润增长点也许正潜滋暗长呢。
  还有条很有趣的规律――夫人外交易,女富豪与女富豪单独合作难――你很难找到王石、冯仑、潘石屹、胡葆森等江湖兄弟的“女性版本”,抱团就更是凤毛麟角了。这一方面与中国的商业传统和女性并未真正进入商业的权力中轴有关,另一方面则与女性的敏感、地域商业文化等元素有关。

相关热词搜索:力帆 外交 夫人 尹明善“夫人外交” 到力帆上市 尹明善vs陈巧凤妻成夫业 从夫人外交 到力帆上市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