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民主进程等

发布时间:2020-04-11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亚洲民主进程      21世纪被认为是亚洲在二战结束、挣脱殖民统治枷锁后发展民主的时机。在过去10年里,将近20个亚洲国家通过选举进行政治换届,但也有通过和平过渡方式移交政权的。2008年,许多亚洲人似乎失去了对民主政治的信心。在泰国和韩国,抗议民众走上街头;在巴基斯坦和东帝汶,政府地位受到质疑;马来西亚的例子证明得票数高不代表执政能力强;蒙古出现选后骚乱;印度孟买爆炸暴露民选政府在保护国民方面的弱点;而日本的政坛也是几经换相。
  亚洲地区民主发展中受到的挑战反映了其民主还出于萌芽阶段。成长过程里会有痛苦,但如果任由不稳定的政治现状存在,人们就会把混乱、无效或腐败当成是民主的定义,甚至怀念专制统治。当亚洲的经济腾飞,其民主发展还有哪些需要改进呢?首先要保证选举机制,明确执政者权限,并且加强对民众的政治教育,增加他们对选举的信任度;其次,避免执政党在政治上长期独大,建立监督和平衡机制;第三,支持法院等机构的发展,若凡事以政治影响而非以法律为准,则民主无以发展;第四,发展公民社会,那些争取公民权益的激进主义者组成的正是一股道德力量。
  (《时代》亚洲版1月12日)
  
  加沙:对错难裁
  
  加沙正在上演的血腥冲突震惊了全世界,然而,以色列为让哈马斯放下武器而诉诸武力的行为并不意外――这场战争已经酝酿许久。哈马斯向以色列城镇发射的数以千计的迫击炮和导弹已经严重搅乱了以色列南部城市的正常生活。虽然死亡人数很少,但一个国家的政府不可能容忍自己的城镇每天都遭受炮火袭击。从这个角度看,以色列是被激怒的。只不过,对于此次开火在世界范围内引发的愤慨,以色列也不该感到奇怪。
  一场战争要通过三方面的测试来证明其正义性:首先已经采取了其他所有的方式进行防御,其次袭击应该对准目标,最后必须有一个合适的机会来实现目标。以色列在这三点上似乎都不能站稳脚跟。哈马斯开火动机之一,是希望以色列取消对加沙地带的封锁并开放所有边境口岸。而以色列针对哈马斯的战争更像是有意弥补当年黎以战争的失败。面对伊朗核武器威胁以及它对黎巴嫩和加沙与日俱增的影响力,以色列迫切需要提醒敌人,犹太国家仍然能够战斗并获得胜利。
  (《经济学人》1月3日)
  
  何时迎来中东和平?
  
  在中东逻辑中,战争是一种外交手段。由哈马斯的火箭弹骚扰所引发的以色列空袭加沙已经造成3000多人死伤,以色列军队也于3日发动地面进攻。这场发生在加沙的巴以冲突将再次阻碍和平进程。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身边的内幕人士称,此次行动具有两个目的:一、停止哈马斯对以色列的导弹袭击,迫使其重新签订停火协议;二、彻底粉碎哈马斯组织。奥尔默特相信,没有了哈马斯作绊,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就有可能在复杂的和平计划商议中取得实质性进展。
  奥尔默特希望谈判,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也希望谈判,和平进程中有许多历史遗留问题需要商议,局势甚至比几年前的状况更复杂。美国当选总统奥巴马和新国务卿希拉里将担负这些挑战。现在还不清楚奥巴马上台后会花多少精力在中东问题上,因为他的首要任务还是重振国内经济。但不管奥巴马和他的团队如何从中斡旋,永久和平协议的达成始终绕不开这几个问题的厘清:领土边界、安全保障、耶路撒冷地位、巴勒斯坦难民安置。至于谁来抚平巴勒斯坦的伤痛,研究美国外交政策的高级研究员沃尔特?米德认为,以色列需要负部分责任,而整个国际社会则要对这场持续了60年的纷争负全责。
  (《新闻周刊》1月12日)
  
  战争延续,愤怒加剧
  
  以色列希望通过在加沙地带的“铸铅”军事行动沉重打击哈马斯。西方国家政府甚至阿拉伯世界都能够理解以色列政府的用意,但是战争中无辜的平民是最大的受害者。要流多少血才能停止这种报复行为呢?似乎以色列的这次行动就要演变成第七次中东战争,空袭的第一天就是巴以冲突40多年来最血腥的一天。以色列官员曾表示要销毁加沙地区内所有哈马斯据点。但是,彻底剿灭哈马斯是不太可能的事。
  现在,以色列军队已经从空袭转为地面进攻。哈马斯的一个发言人威胁称,如果以色列步兵进入加沙,入侵者就会遭遇迎面开花。这是哈马斯惯用的口气。它之所以能硬气,还有一个原因是有伊朗在背后支持。伊朗和以色列之间的矛盾也影响着巴以关系。伊朗总统内贾德曾几次宣称要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而以色列军方、政界领导人也毫不客气地回应说,除非伊朗放弃核试验,否则就要打击其核设施。
  (《明镜周刊》1月5日)

相关热词搜索:亚洲 民主 进程 亚洲民主进程等 民主的进程 中国民主进程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