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含在兽首中的皇权意识

发布时间:2020-04-11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拍卖二字,是近日新闻报道的关键词之一。事起法国佳士得拍卖行准备于2月23日举办一个专场拍卖会,其中叫中国人感情上难以承受的是从圆明园流失的两个兽首铜像――鼠首、兔首,估价相当于人民币两个亿。老外开出的这个天价,明摆着要给虚火上升的中国人吃药。
  2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例行记者会上重申对这两件流失文物的所有权。并强调:拍卖战争中被非法掠夺的文物不仅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损害中国人民的文化权益,而且有悖国际公约,希望有关方面慎重考虑。
  但是,外交部这个态表得晚了一拍。据中新社10日的报道:法国佳士得拍卖行决定停止拍卖这两件兽首。
  境外媒体的报道认为:法国人之所以作出这个决定,是因为香港爱新觉罗家族宗亲会作为原告,背后有一个由81名律师组成的律师团,对他们施加了压力,迫使拍卖行与委托人达成协议,转为私下交易。
  私下交易,如果在中国人缺席的情况下,我想连估价的五分之一也不会拍到。反之,很可能再创兽首拍卖新纪录,当然也是新的世界级笑柄。事实上,从2000年保利集团拍得牛首、猴首和虎首起,后来在拍卖会上吊诡现身的几个兽首,价格可着劲地翻番。照这个势头,到海晏堂“十二太保”最后一位爷隆重登场,开出的价位肯定是“倾国倾城”啦。这种游戏规则,地球人都知道。但是本文的焦点不在于此,我想提醒各位的是,数年来,围绕圆明园铜兽首拍卖所激起的价格狂潮与情感波澜,体现了中国经济实力的上升与民众爱国热忱的高涨,但是也不能排除其中的皇权意识起了加温作用。
  比如此次与法国方面交涉的香港爱新觉罗家族宗亲会,汇集了爱新觉罗家族成员,平时搞搞清史研究,甚至弄出点宫闱野史来也不是不可以。但作为向外国政府追索流失文物的申诉主体,是有严重偏差的。皇权废除将近百年,圆明园的物权早就变更了,由国家文物局出面是比较妥当的。而“爱新觉罗”四个字之所以在香港具有号召力,在内地媒体上成为一个亮点,不能不说是皇权意识的发酵。如果法国人买“爱新觉罗”的面子而撤拍,我们倒要引起足够的警惕。
  现在法国人又明确表示,将拍卖会进行到底,一鼠一兔依然是针对中国人的鲜美诱饵。
  再比如,熟悉中国艺术史的人都知道,圆明园里供皇家赏玩的“玩意儿”,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在工艺上体现了世界先进水平,但艺术品格不见得就高。比如那一套铜兽首,从美学上来评判,那是相当的差劲,毫无美感可言。从浇铸工艺上说,与太和殿前的一对铜狮子也不可同日而语。牛首马首一经拍卖后,香港古玩市场上就出现了“山寨版”,香港人买回去钉在卫生间里挂睡衣。上海方浜中路藏宝楼地摊上也露过两眼,包浆做得真好,2000元一件还可以还价。
  之所以拍卖价格如此离谱,除了托盘力量强大近似脉冲之外,更要命的是,许多人都认为这“十二太保”是皇家遗物,或可象征国家权力,是可以医治历史创痛的膏药。中国人在面子问题上向来是不含糊的。所谓的文化附加值如果打上皇家玺印,想象空间也会无限放大。这些年来,清宫秘闻就成了一个被影视人不断发掘的矿藏,也赚足了民众的眼泪和钞票。在此背景下,清朝宫廷艺术品能轻而易举地拍出天价,这不仅折射出收藏爱好者的价值取向和艺术品位有待纠偏,还说明一部分国民至少在精神层面上离现代化的距离还相当遥远。所以我认为,当年英法联军的强盗行为让一个没落的王朝蒙羞,今天倘若天价回购,并不能代表一举洗刷中国人的奇耻大辱,反而又被玩了一把。
  历史巨片《火烧圆明园》中有一个情节:僧格林沁亲王与英国特使巴夏礼发生争执,将对方扛在肩上连转三圈后扔进圆明园的水池里。观众目睹此景鼓掌跺脚,群情激奋。我当时还年轻,但已在思索,为何亲王一怒,最终阻挡不了火烧?■

相关热词搜索: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