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海啸下的“凤姐”

发布时间:2020-04-11 来源: 散文精选 点击:

     金融海啸中,“凤姐”被劫杀案频生,成了香港人茶余饭后一大话题。      这是金融海啸中一个独特的视角。“人人输身家,哪来钱买我”,此话成了现时香港人的一句顺口溜,就连香港阁楼里的“凤姐”(即性工作者)也这么说。
  那个阁楼,昔日香港炒股炒楼风盛时,有不少寻欢客叩门。如今,金融海啸下,欢场也冷落了。除了“凤姐”,近年兴起的“上楼骨”也生意趋向清淡。“上楼骨”是妓院的变种,提供色情服务前,先替客人按摩。
  电视里看到一位“凤姐”,时而背对镜头,时而脸打上马赛克,声音经过变声处理,她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干这一行有10年了,要养家人,又不能让他们知道。去年(2008)年头生意还不错,一天很容易接8个客,谁知到了9月,客人突然都不见了,每天只有2个客。这间房200尺(约20平方米),月租4000(港元),要买新衣,交水电费,登报纸和色情网站广告费,一个月开支近万元,一天接不到3个客人,就赔本,以前收350元,现在只收300元。我们这一行,客人没有钱,用什么来买我们?”金融海啸中,输了身家的嫖客,有的上门按钟诉苦,有的霸王硬上弓,更有的劫财劫色。
  香港性工作者关注组织“紫藤”发言人林依玲说,1997年的金融风暴和2003年的SARS(非典),将一批失业女子吹进黄业,“凤姐”人数激增三成。当下,甚至有50多岁的母亲为了失业子女而重操旧业的情况,但因市道太差,年轻的“凤姐”生意跌了1/3,条件较差的更大跌2/3。
  近期,香港地区出现“快闪嫖”的“午餐妓女”。2月2日,警方在油麻地吴松街破获招徕白领嫖客为主的私窦,4日又在附近捣破类似淫窟。这些新涌现的色情场所,以所谓“又便宜又快速”的性服务,吸引大批上班族嫖客,在午餐时段抽空“食快餐”,付200港元,限15分钟完事。嫖客身家缩水,妓女没有生意,于是就“快闪嫖”而“薄利多销”,这些性工作者连续做5天,就能净赚万元。
  需要交待的是,香港为何允许“阁楼”存在,警方却要抓“午餐妓女”呢?其实,大部分香港人也分不清卖淫和嫖妓究竟犯不犯法。香港法律规定,从事妓女行业或为金钱利益提供性服务,不属违法。法律打击的是“操纵妓女及那些经营色情场所的人士及行为”。根据案例,“妓女”、“卖淫”的定义,相当复杂。《刑事罪行条例》规定,窝藏、控制、指引或影响他人作卖淫或非法性行为,均属违法。从案例看,光是鼓励他人卖淫不足构成上述罪名,但提供进行性交易的房间,则足够构成法律所定“控制”、“指引”及“影响”行为。此外,教唆任何人做妓女或卖淫行为,参与安排任何人出入境卖淫活动,也属违法。
  经营、管理任何“色情场所”,均属违法,“色情场所”定义,指“被两人或以上全面或主要用作卖淫的地方”;或“任何全面和主要用作组织或安排卖淫的地方”。根据案例,任何地方,即使只是晚间用作卖淫,日间用作其他正当用途,或大部分时间关闭,只局部时间用作卖淫,均可构成“色情场所”。香港“阁楼”的经营方式,由于不属于两人或以上卖淫地方,因此不属于“色情场所”。香港的法律,如用中文表述,就是如此拗口。其实,它相当复杂,还有许多细则,只是以案例说明的。
  金融海啸中,“凤姐”被劫杀案频生,成了香港人茶余饭后一大话题。从去年11月到今年1月31日,几乎每天都有“凤姐”被打劫或死或伤的新闻。
  “凤姐”劫杀案轰动全港。荃湾、土瓜湾、牛头角一带,“连环凶杀案”后,嫖客都不敢上门,怕被人疑为“连环杀手”。卖淫的“凤姐”也心惊胆颤,或房子退租,或继续放假,掀起一股逃亡潮。
  说起“凤姐”,就想起7年前那部香港电影《金鸡》,影片以“凤姐”阿金(吴君如饰)的一生为故事,获得当年香港电影金鸡奖。还记得故事结尾:刘德华饰演的特首颇有气魄,说什么港元对美元是1:7,全体香港人民20年内免税,凭香港三星身份证,可以终身享受免费教育和医疗……多出彩的话,希望在明天,香港人听了爽透透。■

相关热词搜索:海啸 凤姐 金融 金融海啸下的“凤姐” 金融海啸下的世界 金融海啸下的中国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