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博弈新动向_美国对华政策新动向

发布时间:2020-03-17 来源: 幽默笑话 点击:

  经历了对中亚地区渗透的挫折,美国现在终于放下了以往高呼民主自由的高调,公开承认了美俄双边关系的势力范围争夺和地缘政治对抗性质。而克里姆林宫基于对华盛顿基本信任感的丧失,现在决定要在任何问题上都讨价还价,以迫使美国人作出更多的让步。
  
  80年不遇的全球经济危机对欧亚地区国际关系、尤其是俄美关系的未来发展到底会有怎样的影响。从俄美两国在2009年初迈出的新外交步伐中,已经可以一窥端倪。
  
  独联体内建立新军事经济联盟
  
  2月4日在莫斯科同时举行了两个高峰会,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峰会和欧亚经济共同体(EAEC)峰会。两个峰会能在同一天举行是因为两个组织的成员基本相同。CSTO的成员国为俄罗斯、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除了亚美尼亚和去年10月刚刚退出EAEC的乌兹别克斯坦外,这些国家也都是EAEC的成员。峰会的主要成果是达成组建CSTO快速反应部队的条约和建立规模100亿美元的EAEC稳定基金。由于两个组织一贯的亲俄性质,一些评论家认为,这是冷战时期建立的华沙条约和经互会在独联体内部的重新复活,其目的是对抗美国领导下的西方国家组成的北约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并不忌讳西方评论家的这种类比。他公开表示,新成立的独联体快反部队将获得最有效的武器配置,以确保其在发挥自己的军事潜力上不逊于北约的类似部队。根据俄罗斯方面的透露,莫斯科准备向这支快反部队提供一支空降师和一支伞兵突击旅,大约8000人,哈萨克斯坦将提供一支伞兵突击旅,大约4000人,其他成员国将各自提供约一个营的兵力,其总兵力将达到2万人。从职能上看,独联体快反部队也与北约快反部队类似:其主要职能是预防和阻止成员国之间的边境冲突,携手打击恐怖活动、贩毒和有组织犯罪,维护本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各国的快反部队平时将驻扎在各国自己的军事基地,一旦需要将由快反部队总指挥部直接调往冲突地区。此外,条约还规定,当成员国遭到外来侵略时,快反部队也有权对其实行集体安全援助。这样,CSTO就由一个多边性质的安全协作机制彻底演变为一个真正的军事联盟。
  由于北约在欧洲的持续东扩俄罗斯很早就未雨绸缪,积极在独联体内部组建一个由自己主导的新军事联盟以对抗北约。尤其是梅德韦杰夫上任后,俄罗斯在新版《对外政策构想》中对CSTO的发展首次提出了总体思路,即“全力发展CSTO作为维护独联体地区稳定和安全保障的关键工具,强调该组织作为多功能联合组织适应局势变化,可靠保证成员国适时、有效地协作,使之成为在其义务范围内保证安全的中心体系”。去年8月俄格冲突后,梅德韦杰夫又提出了成立CSTO快反部队的倡议,并表示“如果不强硬执行某些决策,不加强军事整合,本组织就不可能得到发展。反之,如果各种潜力得到发挥,本组织将成为世界上最有威望的组织之一”。为了确保其朝军事联盟方向整合,俄罗斯也是不惜血本。此次莫斯科峰会上,梅德韦杰夫宣布,为确保快反部队在2010年完成组建,2009年CST0的预算将再增加1/4,俄罗斯将承担其中的一半,达到9400万卢布。
  除了军事统合外,俄罗斯还利用这次全球性经济危机扩大自己在独联体国家的影响力。继向白俄罗斯提供20亿美元的稳定贷款后,俄罗斯又决定向吉尔吉斯提供20亿美元,向亚美尼亚提供5亿美元的稳定贷款。有消息称,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也开始总额达50亿美元的贷款谈判。这次新成立的EAEC稳定基金,其2/3的资金也由俄罗斯承担。俄罗斯对外政策与防务政策委员会副主任苏斯洛夫认为,俄罗斯以前总是被认为在经济上压榨其他的独联体成员国,但现在形势发生了转变,莫斯科将为自己的邻国慷慨解囊,以援助他们渡过当前的经济危机;反过来,克里姆林宫也希望获得这些国家在地缘政治上对俄罗斯的支持。
  
  俄罗斯的中亚政策
  
  独联体内部以俄罗斯为核心的新军事经济联盟的形成,表明梅德韦杰夫上任后以中亚为重点的对外政策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而吉尔吉斯总统巴基耶夫在莫斯科峰会前一天公开宣布,吉要求美军从该国的马纳斯军事基地撤出,更是成为俄罗斯“重返”中亚的标志。根据吉官方的声明,在吉美就此互换照会的180天内,美国军队应全部撤出该基地。
  
  马纳斯基地距吉尔吉斯首都比什凯克只有几十公里,2001年美国发动全球反恐战争后被美国空军租用,成为美军阿富汗军事行动关键的空中交通枢纽。2003年俄罗斯也在吉尔吉斯开设了自己的坎特空军基地。由于吉尔吉斯在颜色革命之前前行平衡外交,俄美两国的军事基地史无前例地在同一国家驻扎倒也相安无事。但2005年在上海合作组织(SCO)的要求下美军从乌兹别克撤出后,形势发生了突变,是否继续允许美军在吉继续驻扎下去的问题被多次提出。2006年一名美军士兵打死吉尔吉斯的平民更加激化了这一问题,吉提出修改美国驻军条件和增加基地租金的要求。2007年巴基耶夫正式向议会建议,成立特别委员会调查美国在吉军事基地有无继续存在的必要。
  尽管吉官方已经宣布要关闭美国在吉的军事基地,华盛顿还是希望就此与莫斯科进行“某种”谈判。美国国务院负责中亚问题的官员伍德称,“我不知道这些谈判将怎么进行,但是很清楚这个问题是与俄罗斯双边关系议程上应有的。”他还表示美国将就此问题与吉尔吉斯领导人继续商谈。在此之前,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彼得雷乌斯曾专门造访了所有中亚国家,并特别提到美国希望继续保留马纳斯基地。但鉴于美俄关系的现状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前例,美军继续留在吉尔吉斯的可能性不大。
  尽管赶走了美国人,但梅德韦杰夫称莫斯科仍然准备在阿富汗问题上与美国继续合作,并表示俄罗斯的领土可以用来帮助美国往阿富汗运送非军事物资。俄新社政治观察家科瑟列夫认为,俄罗斯在普京上台后开始对中亚推行的积极政策,其目的决非要不惜代价把美国人从这一地区赶走。这一政策的出发点是在俄“重返”中亚的过程中同美国人建立起某种俄罗斯相对主导,至少也是俄美均等的伙伴关系。虽说中亚已经被整体纳入俄罗斯建立的新军事经济联盟中,但这一联盟远非冷战时期的苏东阵营那样铁板一块。由于中亚国家刚刚才从苏联的集权统治下获得独立,因此它们决不会再允许一支外部力量在中亚一枝独秀,不管它是美国人还是俄国人。相反,中亚国家希望的是利用俄美现在的这种竞争坐收渔利,如果支持一方而把另一方彻底赶走,就无法再施展其平衡外交而获取最大利益。莫斯科对此应该非常清楚,因此其中亚政策的目标并不是恢复在该地区的垄断性控制,而是推行一种灵活的有利于多边伙伴关系的机制。
  当前在中亚出现的 “俄进美退”局面,很大程度上是小布什时期美国的战略失误所致。尤其是布什第二任期内推行的民主扩展遭到了中亚各国的一致抵制。美国企图在中亚炮制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颜色革命――推翻现政权,扶植软弱无能的亲美政权,结果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再加上受地缘条件限制,美国与中亚国家的军事和能源合作一直被俄罗斯压制无法顺畅展开,现在受金融危机的影响美国又失去了对各国提供经援的手段,因此与北约在欧洲的大肆东扩相比,美国对中亚地区的渗透就显得很不顺利。
  奥巴马上台后已决定尽快停止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转而加强在阿富汗的行动。五角大楼也决定年内将把驻阿美军人数增加一倍,达到6万人。这是否美国对外战略的重点发生了转移现在还不得而知,但塔利班最近在阿富汗重新恢复进攻,表明此前美国和北约对这个“山鹰之国”的民主改造彻底失败。就像整个80年代苏联的百万军队无法使这个第三世界穷国彻底屈服一样,美国和北约现在也依然无法仅凭一己之力就使该国发生彻底转变。归根结底,阿富汗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虽然它现在具有特殊的反恐性质,但更重要的是,它是欧亚大陆最重要的战略枢纽之一,因此必须由包括俄罗斯和中国在内的所有欧亚大国共同参与解决。而且,从地理位置上说,中俄两国解决阿富汗问题要比美国更便宜。今年1月23日梅德韦杰夫访问乌兹别克斯坦时,俄乌两国总统商定,将共同提议由上合组织召开阿富汗国际问题会议。这不单是俄罗斯中亚多边政策的新体现,也是中国更积极地介入中亚多边安全合作机制与阿富汗反恐问题的契机。与朝鲜、伊朗核问题相比,阿富汗问题应该是中美俄在未来几年内开展全方位合作的新利益增长点,而且其现实性和可行性也更强。
  
  俄美关系回归现实主义
  
  俄罗斯外交在2009年伊始就频频出击,与此同时美国也没闲着。2月7日美国副总统拜登在被称为“外交界的达沃斯”的第45届慕尼黑国际安全论坛上的演讲,就被认为是美国新一届政府对外政策的一次全面展示。
  拜登在演讲中表示,美国将“重启”与其最大的地缘政治对手俄罗斯的关系,希望新的俄美关系能走出布什时代的死胡同。拜登还表示,俄美在消除塔利班和阿富汗的基地组织上有共同利益,因为这是两国的共同敌人。但他在强调美国新政府将与布什时代的政策决裂的同时也表示,这并不意味着放弃美国对外政策的原则。拜登称,美国不会与俄罗斯在所有方面都达成妥协,尤其是不会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赛梯的独立,不会承认俄罗斯在独联体建立新的势力范围的政策,也不会放弃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的计划。
  与会的俄罗斯副总理谢尔盖?伊万诺夫对拜登“重启”俄美关系的讲话表示了欢迎,并表示,除了向阿富汗派兵外,俄罗斯将采取一切措施与美国合作,帮助稳定阿富汗的局势。此外,伊万诺夫还宣布,只要美国不再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俄罗斯将推迟在加里宁格勒部署伊斯坎德尔导弹。但伊万诺夫也明确表示,俄罗斯不会放弃在阿布哈兹和南奥赛梯建立军事基地的计划。
  我们可以对俄美关系诸领域做一个简单的分类,以更好地了解俄美关系的性质。俄美可以合作的领域基本上是属于全球安全的范畴,比如:国际核军控(俄美1994年批准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将于今年12月5日到期,这是俄美之间达成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核军控条约,如果届时不能延长条约期限或签署新约取代旧约,俄美目前的核战略稳定就会失去最重要的基石);抵制核扩散(布什在任的8年里俄美不但没有创造出核军控的更多机会,而且出现了新的核威胁,比如朝鲜、伊朗、巴基斯坦,这些新兴核国家的出现对两国的安全都不利);国际反恐(如前所述,两国目前在阿富汗的利益大体吻合)。
  俄美无法或者说很难合作的领域有:在中亚的地缘政治争夺(主要是美国在中亚的军事存在和里海能源的开发问题);美国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问题;北约向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第三轮东扩问题。这三个领域均属于争夺势力范围的范畴,只要美国作为全球超级大国和俄罗斯作为地区强国的地位没有受到根本性的动摇,双方在这一领域的争夺将永远是主线。
  显而易见,与普京布什时代相比,俄美关系很难合作和可以合作的领域其内容都没有发生变化。从中也可看出,美国并不打算对自己的对外战略做出重大调整,美国遏制俄罗斯的政策也没有发生变化,只不过在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奥巴马政府将寻求不再是那么富有侵略性的方式或者说更便宜的手段来维持自己的全球霸权。反过来,俄罗斯一方面宣布支持美国在阿富汗的反恐目标,另一方面又力促吉尔吉斯关闭对美国在阿富汗维和有重要作用的军事基地,也充分表明俄罗斯的外交现在已变成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虽然认识到自己的利益有与西方相吻合的地方,但俄罗斯现在决定采取典型的“一对一”式(vis-a-vis)外交风格,一会儿合作一会儿又破坏合作,一会儿承诺一会儿又违背承诺。换句话说,俄罗斯现在决定要在任何问题上都讨价还价,以迫使美国人作出更多的让步。这种外交风格形成的根源就在于,美国长时间推行单边主义的对外政策后,克里姆林宫已丧失了对华盛顿的基本信任感。
  俄美关系最大的变化是,美国现在终于放下了以往高呼民主自由的高调,公开承认了双边关系的势_力范围争夺和地缘政治对抗性质。拜登在发言中明确表示,奥巴马将继续前任与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合作的政策,“我们依然认为主权国家有权自己作出决定选择其盟友”。但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阻止俄罗斯在周边国家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而不是此前布什当局一直强调的为了支持民主和自由。这种与布什时代明显不同,主动淡化意识形态色彩,回归现实主义外交传统的风格,毫无疑问将使双方在处理双边关系议题时变得更加理性,由此也必然促使国际关系重新回归到现实主义时代。

相关热词搜索:欧亚 博弈 新动向 欧亚博弈新动向 欧亚大博弈 世界新格局与大国博弈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