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种人【“第三种人”的幕后人生】

发布时间:2020-04-08 来源: 幽默笑话 点击:

  “女科学家”、“女博士”在江湖上有绰号叫“第三种人”,她们看起来似乎不像是普通女人。   “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已经颁发了4届,今年的5位获奖者中有2位来自上海。“女博士”“女科学家”在江湖上有绰号叫做“第三种人”,即所谓是女似男,没有女人味的意思,但如果走近就会发现,她们都是普通女人,而且更多一层知性的魅力。
  
  “第三种人”的魅力
  
  记者提起“女科学家是否缺少女性魅力”的话头,董爱武很有兴趣要讨论一番。“有人说女博士是第三种人,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身边的女博士很多,她们都很正常,她们也为人妻、为人母,有着一般人的喜怒哀乐。”
  董爱武是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她既是博士,又是科学家。“所谓的女性魅力,大家还是有一些固定的标准,比如穿着时髦、长相漂亮,还要会‘发嗲’,这些是‘感官’的标准。”董爱武认为,真正的“女性魅力”,应该是有知识、有修养加上自信、从容。“自信从容的女人是有魅力的。”
  在一个充斥娱乐明星漂亮脸蛋的社会,要让大家看到女科学家的魅力,并不那么容易。“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正在刻意让女科学家变得时尚,让公众发现她们的美。上台领奖之前,董爱武和其他3位获奖者被精心打扮了一番,穿过喷气的舞台来到人们面前。颁奖礼在钓鱼台国宾馆里举行,由全国妇联主席顾秀莲颁奖,主持人是许戈辉,为颁奖礼助兴演出的是小提琴家吕思清,国内一些电影节,大概都比不上这样的规格。
  董爱武是第四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的获奖者之一,这个奖项被誉为国内青年女性科学家的最高荣誉。“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是“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杰出女科学家奖”在中国的延伸,后者每年评选5位来自五大洲的杰出女性科学家,由诺贝尔获奖者为她们颁发奖项,是世界范围内针对女性科学家的最权威的奖项。
  “能获得这个奖,并不能说明我是这个领域中做得最好的,很多人做得比我好,只是没有被发现。”董爱武得知自己获奖后一直很低调,她还认真地建议主办方,今后的候选人推荐单位应该增加高校和科学院,这样可以让更多优秀女性科学家参加评选。
  董爱武的专业并不容易描述。很多人知道“克隆羊”、“人类基因组计划”,这些成果的基础是科学家已经对动物的生命过程有了一定的了解。植物也是生命,如果我们对植物的生命过程有了详细的了解,就可以寻找方法来控制和改变植物的生命特征。董爱武从事的研究,就是关于植物生长发育的基础探索,专业的描述是:染色质重建、核小体组装以及组蛋白修饰对植物生长发育的表观遗传调控。
  “了解了植物基本的生命过程,将来可以应用到农业生产中,研究用什么样的方法让农作物更符合人类的需要,例如提高农作物产量、增强抗逆性等等。”董爱武轻言细语,一点也不因为外行的不解而不耐烦。
  
  科研是成人的游戏
  
  “小时候的偶像?唔,像居里夫人呀……”没等董爱武说完,记者开了个小差:难道又是千篇一律的答案――所有女科学家小时候的偶像,都是居里夫人。
  “因为觉得她很漂亮!”董爱武说完了她的话,还原了一个天真孩子的本来面目,也还原了这位女科学家,直率、理想主义的天性。
  雅格施丹的黄色外套,素妆,董爱武坐在实验室的转椅上,谈吐不紧不慢。如果有人认为像她这样从事科研工作的女人一定刻板和无聊,董爱武绝不同意。
  “每天对着试管、数据,在我们的想象中,科学家的生活一定很枯燥乏味。”记者说。董爱武笑笑:“做科研就像成年人的游戏,但比打电脑游戏有劲多了。”董爱武一直说她很享受工作的过程,科研让她觉得快乐,那种满足感让旁人羡慕。
  为了解释她为什么觉得快乐,董爱武很科学地分析了关于“人怎样才会快乐”这个“哲学”问题。
  “你看,做科学研究是不分高低贵贱的,你的想法在你的脑子里,没有人可以限制你。而且,科学探索是没有尽头的,所以科学家大多精神充实,很多科学家很长寿,我想这可能是原因之一。”董爱武觉得,从事科学研究的这种精神上的“自由”,是其他很多工作无法获得的。更让人快乐的是,“每次做试验,人家做不成的,我做成了,会特别满足。工作中遇到困难和失败也是常有的,但当失败很久而峰回路转的时候,那种快乐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放养”的孩子有理想
  
  董爱武说自己也是“放养”长大的。那时父母下放农村,董爱武满一岁就被送到托儿所“长托”,那时候没有“赢在起跑线”的说法,父母没有给董爱武灌输要出人头地的思想
  高中以后,董爱武化学成绩比较好,她爱上了做化学实验,心目中的理想是报考北京大学生化专业。小时候董爱武看了很多父亲的“闲书”,对北大有着特殊的崇拜。“北大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中心,我很羡慕那里学术自由的氛围,而且,北大在中国社会发展中有着特殊的作用。”一个读理科的高中女孩,就这样为着“人文理想”报考了北京大学。
  由于客观的原因,1989年,董爱武没能如愿进入北大,而是考进了吉林大学生物化学系。但“北大理想”从来没有远离她,本科毕业以后,董爱武如愿以偿进入北京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
  一直到复旦大学博士毕业留校任教,董爱武的道路看起来很“顺当”,但她自己知道,要不是1999年到法国工作半年的经历,她可能不会找到自己追求的方向。
  最初留校的生活和工作是按部就班的,自己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到了法国科学研究中心植物分子生物学研究所,“看到人家在做什么,为什么喜欢做,为什么能做好”,董爱武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目标。就像开了一扇窗,法国的经历让董爱武对科学研究有了更深的理解。“回来后我勤奋多了。”生孩子之前,董爱武经常在实验室工作到晚上九十点钟才回家。
  天赋加兴趣,是董爱武认为的成功之道,如果一个人选择一个行业,但没有从事这个行业的天赋或者兴趣,就很难做好。“有天赋――得到夸奖――喜欢――越做越好――获得成绩――更喜欢”,董爱武给出一个良性循环的“模型”。看到很多学生,为了工资待遇、为了出国甚至为了实现父母的愿望选择专业,而不是出于兴趣和自己的擅长,董爱武很担心他们的将来。
  现在,董爱武对自己的孩子没有过多期待,她希望儿子身心健康,能成为科学家最好,因为“科学工作让人精神充实,不会学坏”。
  喜爱是董爱武所有的工作动力,她甚至喜爱在实验室里的生活。董爱武说,她有一个理想,等退休以后,写一本小说,讲实验室里发生的故事,和实验室里学生们说的趣事。“那些故事很有趣,你们都没有这种经历。”说起这个宏伟的理想,她很得意。

相关热词搜索:种人 幕后 人生 “第三种人”的幕后人生 人生波动幕后花絮 璀璨人生幕后花絮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