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险业【“金融海啸”突袭中国寿险业】

发布时间:2020-04-10 来源: 幽默笑话 点击:

     今年中国保险业大量的现金流入没办法找到合理的投资渠道。如果不能得到合理利用,对分红险、投资连接险、万能险的承诺怎么保障?      假设去年你有1000美元,如果买了雷曼兄弟的股票,到现在已经输得精光;如果买了AIG的股票,只剩下33美元;但如果全部买成啤酒,喝完了再把易拉罐卖给回收站,还能换回214美元呢。
  据说这是一则正在华尔街流行的段子。美国次贷危机已经演变成一场金融海啸,风暴中心正转向保险巨头。
  就在全球最大的保险公司AIG在破产边缘挣扎之时,10月7日,美国最大的人寿保险公司――大都会“或成AIG第二”的传闻不胫而走,继而日本大和生命人寿也倒下了。
  中国保监会主席吴定富已先后在不同场合发表讲话,向保险业敲响防范风险的警钟。我国著名保险专家、中央财经大学保险系主任郝演苏认为,全球金融危机将不可避免地向国内保险业传导。某保险公司高管杨伟东(化名)也向记者透露:“我们最近也是连续开会,调整保费结构、制定新的投资策略。美国金融危机以及中国资本市场的不稳定,有可能在未来4到5年内对中国寿险公司产生持续影响。”
  
  抵御退保压力
  
  由于没有与海外直接相关的次贷投资,美国金融危机对国内保险业的直接影响十分有限。截至目前,中国五大保险企业中国平安、中国人寿、中国太保、人保财险、中保国际均未持有雷曼债券。平安、人寿、太保这3家A股上市保险公司也没有投资AIG、美林的相关债券。但吴定富曾坦言:“金融行业中,保险业变化最大,市场化程度高,外资进入最早,防范风险的压力很大。”
  作为AIG的全资子公司,友邦保险是中国唯一一家外商独资寿险公司。10月9日,为避免AIG再次出现资金短缺而破产,美联储不得不又向困境中的AIG提供了378亿美元额外贷款,这已是一个月来美联储第二次向AIG提供资金支持。
  早在9月18日,一位上海的投保人就告诉记者他打算去友邦退保。他显然注意到,9月16日已有1300多名恐慌的客户涌入友邦新加坡分公司退保,有人甚至从早上7点钟就在AIA大厦外排起了长队。在香港,友邦客户服务中心也挤满了急于咨询的客户,一天之内退单多达800张。
  AIG资产如何出售正备受保险行业关注。杨伟东认为,如果美国的金融市场进一步动荡,AIG为了自保,就会要求它的子公司变卖在中国的资产,减少资本投入,回收利益。这会对它在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地区子公司的偿付能力、运作能力、原有承诺、业务推动能力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甚至它的销售队伍都会发生动荡。
  “友邦保险在中国有着相当高的市场份额。目前友邦保险在新加坡和香港都遭遇了大量退保。这种情况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影响市场信心,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只是在相信政府、对保险不敏感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中国内地尚未出现退保潮。”
  在郝演苏看来,中国还需格外警惕合资公司外资股东的潜在风险。目前,国内共有24家合资寿险公司,资产规模并不大。截至上年末,最大的中意人寿为280亿元左右,美国大都会在中国的两家合资子公司中美大都会和联泰大都会分别约为19亿元和25亿元,中德安联、荷兰ING参股的太平洋安泰及首创安泰均为25亿元至30亿元,应对危机的优势并不明显。
  东方证券保险行业分析师王小罡认为,英国保诚、荷兰ING和德国金融机构在是次危机中受损较小,估计太平洋安泰、首创安泰、中德安联、信诚人寿等相对风险较小。至于其他的合资寿险公司,其外方表现还有待观察。
  由于持有两家已相继崩溃的雷曼兄弟和华盛顿互惠的股份,10月7日,美国大都会爆出三季度利润可能暴降近半的消息。大都会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中称,截至9月30日,浮亏预计约为170亿美元,而上一季度这个数字是100亿美元。目前,大都会信用违约掉期还在攀升。
  随着金融危机的深入,如果欧美寿险公司的情况进一步恶化,势必对合资公司带来压力。在“远离毒品,远离华尔街”的口号下,那些有外资背景的保险公司正急于和金融危机撇清关系。日前,海尔纽约人寿副董事长,同时也是纽约人寿国际公司副主席兼亚太区首席执行官韩礼信便如此直白地划清了界线:“纽约人寿从来都不是‘华尔街公司’。”
  
  股市浮亏风险
  
  
  目前具有外资背景的寿险公司所占的市场份额不足10%。美国金融危机对中国的保险业的影响,从表面上看,不是很严重。从现在看,不是很直接。但是将其与中国的大金融体系,特别是资本市场与银行的渠道网点联系起来,威力不容忽视。
  “中国的保险业与银行业是一根藤上的瓜,而这根藤又与美国的金融体系枝叶相连。为什么政府救市要先救银行?雷曼兄弟出现破产问题后,直接打击的是中国的银行业,并进一步加剧了资本市场的动荡。而A股的大幅缩水,直接导致寿险公司的股市投资大幅受损,极易危及寿险公司的偿付能力。”杨伟东说。
  2007年底开始,A股市场开始急转直下。在过去的11个月里,大盘暴跌逾70%,20万亿市值灰飞烟灭,次级危机则是导致国内股市大幅下跌的外部原因之一。而雷曼兄弟申请破产、美林出售、AIG求救等一系列事件,直接导致A股银行板块加速下跌,拖累A股几近崩盘。
  “大盘不稳,小盘、个股也好不了。中国保险业确实是在大盘上涨到5000点以及下跌到4000点、3000点的时候采取了逐步减持策略,已经算是‘最后的赢家’。但是险资作为机构投资者,必须保证50%的仓位锁定,这导致中国保险业在今年1到8月份产生了较大的浮亏。”
  根据大智慧TopView统计,从8月17日至9月12日,保险资金在银行股中净买入3.15亿元。9月16日,险资共计净买入1.43亿元银行股。但在9月19日之后,险资逢高出逃的迹象十分明显。
  为什么在中国政府以罕见的力度救市的情况下,大保险公司从利好出台的第一天之后却纷纷出货?一些保险业人士认为这表示他们对后市并没有信心。
  10月3日,新版救市方案在美国众议院如期通过。这也是自1929年“经济大萧条”以来,美国政府最为庞大的一次金融救援计划。一位保险业内人士认为:“美国政府采取这一空前的措施,势必要让全体纳税人埋单,最终的结果就是发债,导致美国国债的估值在国际市场上下跌。目前中国已成为美国第二大国债持有国,总量在不断地上升。截至今年7月份,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是5187亿美元,仅次于日本。换而言之,我认为无论美国怎么救市,它的根本目的是发动一次货币战争,通过美元贬值、国债估值下降,到时候由日本、中国这些与它金融联系比较多的国家埋单。这就意味着如果下一步美元继续贬值,我们对美国国债采取减持等战略措施,都将会影响到我们的汇率、银行经营发展的策略,以及整个中国金融市场,最终会波及到保险公司。”
  
  反思境外投资
  
  自去年底宣布入股富通以来,平保对富通的巨额投资一直被市场诟病,现在也许是时候该反思这笔买卖了。
  据目前公开信息显示,中国人寿、中国平安和中国太保3家公司的QDII额度分别是2007年末总资产的2%、15%和0。中国人寿和中国太保在海外并没有“一掷千金”的大手笔,人寿认购的3亿美元VISA股票还是盈利的,而平安对富通的投资压力则裹挟着大洋彼岸的寒意扑面而来。
  2007年11月底,平安宣布通过二级市场买入9501万股富通,占富通总股本的4.18%,成为富通第一大股东。这笔海外交易花费了18.1亿欧元。然而次贷危机导致欧洲股市也持续性下跌,此后富通股价一路缩水,平安由此产生了巨额浮亏。此后平安再度增持富通股票,使得持股比例达到4.99%。根据10月18日平安第三季度业绩预亏公告,平安对富通的初始投资成本为238.38亿元。虽然已经宣布截至9月30日计提157亿元浮亏,然而平安的噩梦却并未结束。
  10月15日,富通集团复牌后暴跌约78%,创上市18年来新低,平安的投资浮亏扩大到221.94亿元,只剩下约16.44亿元的市值,缩水93%。
  虽然业内普遍认为国内保险业受金融危机波及较小的深层原因,应该归结为中国保险业务还主要集中在较为简单、传统的业务,国际化程度不高。但杨伟东认为,由于寿险公司的现金流很大,国内的投资渠道相对狭窄,各大保险公司都想把境外投资渠道拓宽一点。而从2007年7月25日《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管理暂行办法》颁布后,我国保险资金投资境外市场的战略通道已全面打通。然而美国金融危机,特别是有公司海外投资损失的一些经验告诉我们,中国保险业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投保户的钱,安全最重要。中国的寿险资金有必要以非常谨慎的态度对待海外投资。
  
  预防偿付危机
  
  这几年,各家保险公司在“发展才是硬道理”、争夺市场占有、追求规模保费的策略影响下,出现了郝演苏教授提出的“泡沫保费”的现象。大量销售投连产品、保障功能比较低的万能险种,以及一年期、三年期回报的卖给银行的产品,有的甚至还卖一年期的团体业务产品。去年寿险公司保费收入的增加主要是依赖于投资型险种的快速发展。
  2007年寿险公司投资连结保险原保费收入393.83亿元,同比增长558.37%,占寿险保费收入的7.96%,同比上升6.48个百分点;万能险原保费收入845.67亿元,同比增长113.44%,占寿险保费收入的17.09%。
  “在去年整个资本市场火爆的时候,由于基金的发行还是受总量的控制,实际上投连是作为投资者买不到基金之后的替代品而火的。而且不少保险公司也用‘基金中的基金’、‘基金加保险’、‘买保险送基金’等诱惑人的口号来宣传投连险,甚至有的品种干脆就叫‘金中金’。当时不卖投连险都难,在沿海地区,有些银行甚至提出,非投连险免谈。”某寿险公司老总对记者谈到其公司产品策略时说。
  从去年1月至8月,上海投连险保费收入达40.73亿元,同比增长高达289%,占到整个寿险保费收入的20%。“特别是一些新兴的小公司,因为传统的渠道建立需要时间和成本,他们去年卖的主要产品就是投连。”有些公司的宣传单上明列每年保费若干,投资手段若干,预计投资收益如何,唯独不见保险金额。对这类基本没有保障性,形同普通的基金的投连险产品,监管部门以及专家学者都深表担忧。而很多寿险公司在考核、激励时,重点也不是价值保费的增长,而是规模保费的增长。规模保费做得越高,相关负责人拿的奖金越高,得的荣誉越多。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如果是在没有金融危机、资本市场不动荡的背景下,也许这种做法是无可厚非的。但在当前美国金融危机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冲击下,同时在国内保险投资渠道没有完全放开的情况下,这样的业务结构或许将被证明是完全错误的。今年中国保险业大量的现金流入没办法找到合理的投资渠道。如果不能得到合理利用,对分红险、投资连接险、万能险的承诺怎么保障?如果保险公司继续采取过去的策略,极易出现偿付能力不足、投资回报无法兑现、未来保费的增长乏力,就有可能造成群体投诉或大面积退保。这是非常严峻的问题。”
  据悉,早在8月19日、20日,中国保监会已经分别召开了由各保监局和各寿险、健康保险公司负责人参加的寿险工作会议。保监会主席助理陈文辉要求各家保险公司必须调整业务结构,压缩投连、万能险种、银邮渠道业务,调低万能险结算利率和分红险的分红水平。
  近日中国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再次表示,保监会将继续密切关注投资连结保险经营情况,严厉打击投资连结保险销售误导。

相关热词搜索:突袭 海啸 中国 “金融海啸”突袭中国寿险业 金融海啸对中国 金融海啸第二波突袭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