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唐人”,也许就是你我

发布时间:2020-04-11 来源: 幽默笑话 点击:

  被人们忽视的角落里却往往暗藏着关键要素,尤其是理解当代艺术。      数年前,杨勇的综合材料作品在上海顶层画廊展出后,即引来诸多媒体及收藏家的关注。出生于四川,现居住在上海的杨勇以她的天赋进行创作,运用各种绘画手法,从素描、纸上拼贴到现在的油画布上绘画和拼贴,可说是五花八门。在这几年间尤其创意迭出,新的作品风格变化不小。从唯美的戏剧人物造型、少数民族服饰的美女,到身着旗袍、和服的东方美人。近几年又塑造了肥硕的“唐人”、憨厚的村姑等形象,自然、耿直、诙谐、轻松。
  杨勇曾经把她的新作品给四川老家的朋友看,他们说,这些就是我们平常所看到的人。在现实生活里,我们每天看到的,哪能都是电视、电影里的美女,多的是这些惯常劳动、经日月风雨而显得过早衰老的平常女性。她们没有将美女格式化,而是以不完美来体现中国人的真实。而正是这些形象不那么脂粉气的对象,使观众愿意接近而不是亵玩。
  长期来我们习惯观赏“美好”的形象,思索所谓的“美学”问题,而对于“丑的真实性”却很少关注,还不习惯从中体会其独特的美。但被人们忽视的角落里却往往暗藏着关键要素,尤其是理解当代艺术,特别是有潜力的当代艺术,就一定要就貌似“丑”的问题进行思索。
  我们通常是把美的和俗的对立起来,但事实是:庸俗和美丽呈现出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它们互为表里。一般的美学都将神圣与庸俗看成完全相反的命题,对俗和美的组合不予充分考虑。然而艺术发展到现、当代,人们越来越关注从粗俗、丑陋里挖掘审美意识。“丑陋”的一般都表达着负面意义,但“丑”的无疑是最真实的、最具有生命力、活力的。我们要学习对“丑”的感觉体验,从迟钝到敏感,这是个有趣的实践
  杨勇的作品,柔美且富有诗意,同时又不失严谨。单纯的甘美、颓废并不受人推崇,但甘美而认真、严肃而柔媚的风格,却具有独特的魅力,则能深深打动人心。人类最大的愿望就是对于生命复苏的期盼,“娱乐”、“再创造”能给人类带来至高的愉悦。其实每一件事情都是最后,每一分钟消逝了都不会再来。人人期冀着返回原点,眼睁睁看着时光匆匆流逝,而自己将日复一日地老去,这可能是人类最大的悲哀了。所以,艺术家们通过创作自己的作品,在创作过程中切实地感受生命的跃动,这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刻。凭着这种成就感,艺术家们就可以忍受平日劳作的辛苦,他们在自己的作品中得到重生的感觉,将精神领域的感体验和追求升华。
  杨勇的那些肥硕的“唐人”形象,在墨绿色的背景里,娇艳亮丽的粉红色调的牡丹花做点缀,凝重而明快的玫瑰红色调的人物,仿佛有种能量在把这些赤裸的形象往上提,旁边还有胖嘟嘟的可爱孩子在玩耍――这些都是生命力的源泉,幸福和快乐的源泉,他们把太阳的能量直接吸收进来,接触新鲜的空气,直接感受宇宙最初始、最基本的能量元素,再把这些旺盛的生命体验传达给观众。
  只有当我们不仅仅凭人体机能看到有形的物体,而且能更敏锐地捕捉其背后的某种象征意义以后,才算真正理解了美,懂得了美。■

相关热词搜索:你我 唐人 也许 那个“唐人”,也许就是你我 你想去唐人街吗的英文 唐人街探案2+我喜欢你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