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薪酬考

发布时间:2020-04-11 来源: 幽默笑话 点击:

     吃光、用光、分光是资本市场的特点。“我有迷魂招不得,一唱雄鸡天下白。” 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那些把戏何时会穿帮,所以分起钱来有一种只争朝夕的感觉。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金融危机之后,《国际歌》的旋律又开始回荡。说到底,资本市场的问题是如何分配社会财富。资本市场高薪酬到底凭什么?华尔街高管是吃尽我们血肉的毒蛇猛兽,还是一批由特殊材料制成的特别有战斗力的人?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
  
  猴子与Alpha
  
  华尔街高管有个说法,金融机构20%的人创造了其80%的业务。有人不服,说是金融机构的头几把交椅很重要,只要坐上这几把交椅,即便是只猴子也能拉到很多业务。这话也对也不对。坐上头几把交椅之后自然有呼风唤雨的便利,但要想爬上这把交椅,非有过人的本事不行。再有,即便宝座上坐的都是些猴子,猴子与猴子之间也是有差别的。对此资本市场有一个术语,叫作“Alpha回报”。
  资本市场是个装神弄鬼的地方,常会出现一些貌似高深的术语,有时还会出现数学符号和希腊语字母,Alpha就是希腊语,指某项工作的一流标志。其实,阿尔法(Alpha)的意思很简单,指投资组合回报高于同类标准而获取的溢价。用常人的话说,就是资本市场这个地方谁是高手,谁可以多分钱,不是看他有没有赚钱,而是要看他有没有比同行多赚钱。
  多好的一个标准啊!但真正做到却不容易。首先,可比性就不好确定。资本市场是一个打乱仗的地方,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武松与林冲怎么比?一个是八十万禁军教头,上梁山后出阵骑马使长枪,一个是打虎英雄舞两把戒刀。即便同为步军统领,武松与鲁智深也难分高低。类比只能产生一个不差上下的群体。比如,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这两所大学在国际上排名很后,但在国内都是老子天下第一。但要在清华北大之间再分高低,他们就不答应了。资本市场能有Alpha回报的人才群体,就是金融机构的高管和他们麾下的各路英雄。要想对他们再做分化瓦解比较困难。所以,在资本市场这个地方,金融机构的人薪酬都比较高。
  Alpha回报这条规则还有一个结论,就是即便银行亏损,但只要亏损小于其他同类银行的亏损,那么银行的高管也是劳苦功高,也应该对他们重奖。2008年年底,美林前老总塞恩要求发给他一人奖金数千万美元,而且非常理直气壮,那也是有理论基础的,并非完全是无理取闹。理由是:经过他的努力,美林虽然亏损很大,但还是大大降低了。如果不是他成功地把美林及时卖给了美国银行,很可能也是雷曼兄弟的下场。但谁是“同比”呢?是其他银行的高管,还是可能担任塞恩的美林高管位子的其他人?说不清。可见,所谓Alpha只是猴子的Alpha,常人很难理解。
  资本市场的高管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与普通人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道。他们与中国古代先哲孔子倒有一点共同之处:也相信“当今欲治理天下,舍我其谁也”。资本市场高管以及那些为他们摇旗呐喊的经济学家和金融学家感觉都非常好,谈起金融、经济时总是信心百倍,总有万全之策――尽管其建议总是失败。当然,塞恩就更是这样。塞恩被免去其美林CEO的职务之后气得在办公室内直打转,反复自言自语道:“美林没有我看他们怎么管理?”
  保尔森当过高盛的首席执行官,接着又担任美国财政部长,应该算得上是资本市场中的宇宙流的人才。但他领导下的高盛大肆炮制和兜售金融有毒产品。当上财政部长之后,他在金融危机中的救灾工作中又一错再错。开始时是迟迟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来是让雷曼公司无序破产,再后来是他的救灾计划成了为华尔街送钱的计划。
  资本市场还有一个理论,就是高薪是为了延揽人才。塞恩事后表白,他大发奖金是为了留住美林的人才。可是,塞恩数千万美元的年终奖没有拿到,但并没有像条血性汉子一样挂冠而去,而是直到被人逼下台才悻悻离场。花旗银行的首席执行官潘迪表示,在花旗银行度过难关之前,他将只拿一美元的薪酬。即便是一分钱不拿,金融高管们也还会干下去,因为他们可以享受各种高额补贴和待遇,可以在自己的地盘内享受独领风骚的猴王感觉,这些已经足以吸引华尔街所认可的最优秀的人才。全世界都是人才过剩。“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有的是。”过去资本家侮辱劳动人民的话,也完全适用于华尔街高管。
  当然,如果说华尔街的人完全没有才能也不对。比如,他们卖出了不少有毒的金融创新产品。投资者本来不想购买那些有毒的产品,但金融精英们说服他们买下了这些有毒产品,社会本来没有需要,但金融精英们制造了需要。难道这不是一种很大的才能吗?
  
  金融劫匪
  
  
  2008年美林亏损约270亿美元,美林当年的年终奖金却发了36亿美元。不过,我们必须将美林下面的普通工作人员与上面决定政策的人区别开来。美林共有91000人,36亿美元平分,每人可拿到91000美元。美林没有平分,700人平均各拿100万美元,其中四人共拿了1.21亿美元,四人中又有一人拿了3900万。20个人拿了800万美元,53人拿了500万美元。
  美林的行为不是孤立的,吃光、用光、分光是资本市场的特点。“我有迷魂招不得,一唱雄鸡天下白。” 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那些把戏何时会穿帮,所以分起钱来有一种只争朝夕的感觉。华尔街的许多金融机构50%的收入都是当年分给员工和高管,当然主要是分给高管。
  华尔街的金融高管形同金融劫匪――不,应该说就是金融劫匪,索马里海盗抢钱也没有这样快。金融劫匪之恶,胜过索马里海盗。海盗固然可恶,但各国可以派军舰去给商船护航;可华尔街的问题,别的国家的人都帮不上忙,美国拒绝外援!英国《经济学家》是公司高管自己的杂志,通常对他们比较友好。但在塞恩乱发奖金之后,也向华尔街高管开炮了,称他们为“打劫明星”。
  利令智昏是人的通病,金融高管也不例外,而且将其更加发扬光大。摩根士丹利与花旗银行旗下的史密斯?巴尼设立合资机构,给员工中经纪人发了一笔数目不小的钱,理由是为了留住人才,结果引起了公愤。摩根士丹利已经从政府处拿了100亿美元,而花旗银行从政府处拿的钱还要多得多,高达500亿美元。摩根士丹利的发言人表示,他们没有拿政府的钱给经纪人,非说奖金是来自运营收入,简直是一派胡言。如果不发钱或少发钱,就可以有更多的钱来还摩根士丹利欠政府的钱,怎么能说与政府的资金无关呢?或许,资本市场是一个不讲常理的地方。
  美国政府的钱都敢黑,那股东的钱金融机构就更敢黑了。有些国家的主权投资基金在摩根士丹利投了许多钱。摩根士丹利的高管不思如何扭亏转盈,增加股息,却忙着先给自己分钱,实在是非常卑劣。
  
  
  是谁创造了
  人类财富?
  
  华尔街有句名言,叫“贪婪是个好东西”。就像小说《围城》里说的那样,“梅毒在遗传上产生白痴,疯狂和残疾,但据说也能刺激天才”。但即便贪婪有助于创造财富,并不等于贪婪是创造财富的唯一因素或主要因素。即便某些情况下贪婪有助于创造财富,并不意味着其他情况下贪婪不会阻挠财富的创造。即便贪婪是个好东西,并不等于华尔街是个好东西。即便华尔街有时候是个好东西,并不等于华尔街多数时候是个好东西。即便华尔街创造了财富,可这些财富大多落入金融高管兜中,而创造财富的社会成本却由其他人承担。
  到2008年年底,坏账和有毒资产在全球所造成的减记高达1万亿美元。但金融高管没有创造财富也依然贪婪。
  2007年,雷曼兄弟公司首席执行官里查德?福尔德的薪酬是3340万美元,贝尔斯登倒闭前其首席执行官杰米?凯恩的薪酬是3210万美元,AIG的前首席执行官马丁?索利文下台前的薪酬是1430万美元。最可恨的是美林首席执行官斯坦?奥尼尔,被赶下台的时候还拿到了1.62亿美元。
  上表显示了2007年美国五家银行高管的收入,公司的损失以及联邦政府所拨的救助资金额。表中的减记(write-down)指降低资产的账面价值。减记与销记不同。销记(write-off)指将一项资产的价值金额记入开支或损失项下。金融机构所炮制的金融创新产品经常有价无市。可明明卖不出去的产品,金融机构却不肯降价出售或销记,至多是减记,以减少银行的亏损,等待政府的最后收购这些金融产品。与此同时,金融高管仍然给自己大发奖金。
  上面的高管是这样,下面的操盘手也一样。35岁的博尔兹?温斯坦是德意志银行的明星操盘手。此兄是位奇才,16岁便成为国际象棋“终身大师”。2006年和2007年温斯坦分别为德意志银行赚得9亿美元和6亿美元,但2008年便赔了18亿美元。2008年德意志银行共亏损50亿美元,温斯坦一人所造成的损失就占了其中的三分之一。正如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约瑟夫?阿克曼先生时候痛定思痛:如果靠豪赌挣得15亿美元的利润,必须以数倍于15亿美元的资金承担风险。
  温斯坦这样的人并没有为银行创造财富,也没有给社会创造财富,至少是创造的财富有限,但银行却又是社会所必不可少的,也正是基于这一原因,一旦银行出现危机,政府一定会全力援手。公司高管正是利用了这一点,雇用温斯坦这样的人豪赌,赢了钱他们自己分,输了则通过政府将纳税人的钱输入银行。简单地说,金融危机就是这样形成的。
  我们必须承认,温斯坦确实超天才。但如果温斯坦这样的人才彻底离开了金融行业,那也没有什么不好。在大搞资本市场的地方,在金融高管为王的地方,有志青年就会过多地流入资本市场。美国已经出现了这种情况。美国共有普通外科医生17000人,其中850人是临时合同工,报酬低,工作强度大。如此对待、使用医生,手术质量自然下降,手术的风险也随之增大。但2008年年底,仅花旗一家就有14000个经纪人。美国的金融从业人员太多,造成了极大的人才浪费,并且会降低我们的生活质量。
  “是谁创造了人类财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国际歌》歌词并没有完全过时。资本市场的报酬太高,而工人、农民、士兵医生和教师却不能得到足够的报酬。既然金融老大们一切向钱看,全社会也会一切向钱看,而且迟早会与他们理论的,把颠倒的历史再重新颠倒过来。
  
  不能下不为例
  
  迫于民众的压力,奥巴马总统宣布,凡是接受政府资金的银行,在其完全归还欠款之前,其高管每年的薪酬不得超过50万美元。还有人提出,金融机构不能以总盈利的多少来决定奖金,应以根据公司的利润来决定奖金额。总盈利与利润不同。总盈利减去开支之后才是利润(或称开支)。有的提出金融机构每年的薪酬不能一次性发给,而要缓发三至五年。甚至有人提出将有毒金融产品的股权作为薪酬。建议都非常好。资本市场从来不缺智叟,尤其不缺事后诸葛亮。
  但上述建议的都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下不为例,金融高管不用退出他们已经拿回家的薪酬。奥巴马的意思也是下不为例。但华尔街的骗局游戏都是下不为例的。必须让金融高管吐出他们已经拿回家去的奖金。《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也有此呼声。金融高管自然是不退。那么如何迫使金融高管退出奖金呢?
  依靠独立董事行不行?美国和中国都曾把独立董事吹得神乎其神。但如果独立董事管用,华尔街的金融高管就不可能大规模地胡作非为。独立董事形同虚设,徒然增加了上市公司的成本。
  依靠美国的议员如何?美国的参议院已经举行过听证会,传华尔街金融高管回答问题。可惜,听证会上参议员们所关心的主要问题是银行是否会放贷。对于高管薪酬的问题,他们反倒是轻轻带过。不是议员们心太软,而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也不少,所以无法理直气壮地兴师问罪。奥巴马提名的两位部长候选人都因为漏税问题退出了审查程序。其中一位在国会当议员的时候还得过金融机构的不少好处。其他议员们保不定也有漏税问题。再者,议员们与华尔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菲尔?格拉姆曾经长期担任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一职。这是一个权高位重的位置,而老主席在位的时候极力推进放松监管,退下来以后又进了UBS银行直接从事投资银行业务。利益相同,相煎何急?
  总统也靠不住。奥巴马真要与华尔街的金融劫匪做斗争,完全可以效仿纽约州检察长的做法,由美国司法部调查华尔街。可以指定特别检察官专门调查此事。克林顿总统与莱温斯基小姐的婚外恋都接受了特别检察官的调查,华尔街的人就更没有理由躲避调查了。法律方面也没有问题。纽约有《非法转款法》,债权人可以据此对索回公司高管的不当报酬。英国可以根据反恐怖法冻结冰岛银行在英国的资产。再者,即便国家不能最后胜诉,只要奥巴马下令对华尔街立案调查,那些金融高管多半会被吓得半死,主动退出奖金。金融高管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他们是害怕阳光的。
  奥巴马若是真心要与华尔街的老大们吐出薪酬,不用法律就可以让他们就范。2008年底,吃政府救济款的花旗银行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公司专机。财政部的一位官员去找花旗银行的头头谈了一下,他们便把专机给退回去了。其实,只要政府出面,贼人还是胆怯的――毕竟是做贼心虚。但奥巴马没有这样做,不知是否政治捐款在作祟。
  金融骗局败露之后,金融高管仍然非常嚣张。华尔街之所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金融高管之所以能够战无不胜,甚至是反败为胜,就是因为政府至少是大部分时间站在他们一边。有钱可以收买政客,从而控制政府为其所用、改变权力配置。华尔街老大乱拿钱的问题,可能需要等到美国重唱《国际歌》的时候,才会真正得到解决。
  
  环球同此凉热
  
  资本市场的高薪酬问题是全球性的。韩国媒体强烈批评韩国交易所的高薪问题,并称其高薪是因垄断而形成。最后闹得不可开交,政府不得不将交易所国有化。2008年,欧洲投资银行所发的奖金平均减少50%。德意志银行所发的奖金减少了60%,而其当年亏损达39亿英镑。而国泰君安也被曝去年薪酬及福利高达32亿元。
  美国资本市场的经验教训对许多国家都有警示作用。华尔街高管与其他国家的金融高管之间有很大的共性,许多国家的金融高管就是华尔街高管手把手教出来的。华尔街金融机构与其他国家金融机构之间的合资企业,也是传授华尔街高薪的好工具。凡有华尔街金融机构落脚的国家,金融机构高管的薪酬都很高。
  好在金融危机暴露了问题,引起了一些国家的重视。比如,2009年2月9日,中国财政部印发《金融类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按照该《征求意见稿》,金融国企高管年薪最高280万。如果华尔街高管被逼退回巨额奖金,其他国家也会有新的调整,美国的示范作用太强。虽然遗憾的是,美国往往是好的示范作用强,但坏的示范作用更强。(作者为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兼职教授)■

相关热词搜索:华尔街 薪酬 华尔街薪酬考 华尔街薪酬全剧透 一般华尔街人的薪酬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