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机关“拉动内需”?

发布时间:2020-04-11 来源: 幽默笑话 点击:

     广州市开政协会,发生委员拒领房卡的小意外。拒领房卡的委员高德良认为,会议要从简,入住五星级酒店,一人一间房,过于奢侈。   这是一个小意外,因为拒领房卡的委员只是一个人,因为严格地说这应该算一个会议之外的新闻,一个花絮,既无损于会议进程的“成功”,也不会成为会议上的题目,只是让会务筹备显出一点尴尬,而已。
  其实连尴尬也未必。高德良一人拒领房卡,数量上不到百分之一。报道上说,他的意见引起争议,我想争议恐怕是一个放大了的说法。对高德良的意见,肯定有人赞同,有人不赞同,但只是私下的嘀咕,并非政协会上的一个论题。拒领房卡的意外,媒体的兴趣超过了会议本身对它的兴趣。
  媒体报道中,政协委员中对高德良的意见有反对、中立和赞成三种态度。反对者认为,会议安排集中食宿,休息得好,开会效率高,省下舟车劳顿,“财政收入还不到开不起会的地步吧”。中立意见是,确实有浪费,但可以集中精力开会,拉动内需、刺激消费,酒店利用率高,少裁人,也是保经济。赞成者认为,市两会的委员代表绝大多数来自市内,安排住宿,空房很多。
  横看成岭侧成峰,道理,应该说哪一种观点都不能说没有一些,但多少还是有些跑靶。高德良拒领房卡,提出的问题是两个,一是广州的两会是否需要安排住宿,二是即使安排住宿,是否需要安排到五星级酒店,以一人一间房的方式住宿。奢侈不奢侈,浪费不浪费,既在于安排住宿是否必要,也在于住五星级酒店是否必要。
  对反对安排住宿的一方来说,住五星级酒店是否必要已经不是一个问题。对不反对安排住宿的意见来说,就需要进一步回答住什么样的酒店更加合适,显然,这个回答并未出现。
  讨论有几个观点,奇怪到令人哑口无言。一个是“财政收入还不到开不起会的地步”,这个说法是偷换论题,把安排住宿是否浪费的问题,换成了财政是否出得起钱的问题。财政出得起某一笔钱,不表示财政就必须出这一笔钱,财政支付得了某一种浪费,不是应该浪费的理由。讨论应锁定在浪费不浪费上,而不是游离到财政出不出得起钱。
  另一个让人拍案惊奇的观点,是“拉动内需,刺激消费”。我知道,这说的简直是一个真理,不只是经济危机时期的真理,对于外贸依赖过大的中国来说,这还应该是一个长期的选择。但是,“拉动内需”,并不表示行政负担应当上升,“积极财政政策”,不代表社会要积极支持行政成本提高。
  其实,“拉动内需”,永远不适用于公民为政治和行政支出不必要的费用。公共机关的支出,视必要而定,并必须经过事前审议和事后审查。公共机关的开支水平,根本上讲不是受经济状况的影响,经济状况好了就松一松,经济状况好了就紧一紧,而是由人大审议所决定。本质上说,公共机关必须是“节约型”的。公共机关的开支水平,必须经过人大同意。一旦公共机关被纳入“拉动内需”的范畴,那就意味着公民将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公民的生活质量未必会改进,公民的生存可能更艰难,而权力变身为消费者则必然势若饕餮,吞噬民财。
  算是一段多余的话吧:我对“拉动内需”这个说法,也不无狐疑。为何是“拉动”而不是“推动”,怎样算是“拉动”,为什么要“拉动”?“拉动”是类似于商家迎客式的邀请,还是类似于出店拉客式的过度热情?如果需求已经存在,那为何没有兑现;如果需求本是不存在,那么怎样才会产生?任何人都有过更好的生活的愿望,这意味着需求是存在的。但更好的生活并非消费而已,在有的人而言,痛苦在于无力消费,对有的人来说,痛苦在于消费过度。大多数人消费太少,以至成为一个经济问题,这是事实。但已经存在着的需求是隐埋着的,“拉动内需”,听起来仿佛是站在外头的人要把人拉出洞窟,甚至不屑于下到洞窟中去推一把。人们扎紧有限的收入,构筑聊胜于无的保障。与其把他“拉”出来,与其这么直接地盯着他口袋,何如给他更大保障,从而解放他的需求?是的,我想,内需是一个“解放”的问题,而不是一个“拉动”问题。把压抑内需的因素去掉,需求就被解放了。■

相关热词搜索:内需 拉动 机关 公共机关“拉动内需”? 公共机关拉动内需 公共服务拉动内需研究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