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下枸杞红

发布时间:2018-06-25 来源: 幽默笑话 点击:


  说起枸杞,一般人都知道它是一种上佳的保健品,但要问起枸杞起源于何处,几乎就没人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答案只有三个字,昆仑山。
  据说,在周朝,周穆王倾慕西王母的芳姿,一直想目睹一下西王母的美丽,于是趁着朝政升平之机,叫来国内最好的驾车把式,套上八匹骏马拉的车子,越过千山萬水,与西王母相见于昆仑山的瑶池。西王母在瑶池边上的高台上盛情款待了这位来自东方的周朝天子。在精美豪华的宴会上,西王母特地献上了昆仑特产“澄清琬琰膏”,即用最上等的白玉酿制的饮料,也叫玉膏或玉英。同时,西王母还一一献上了其他昆仑特产:蟠桃、瑶草、木禾、沙棠、莹莹草等山珍奇果。其中,有一种色如玛瑙、亮似珍珠的果品格外惹人喜爱。周穆王在中原从未见到过这种水果,便拈起一颗品尝,只觉甘甜无比,回味无穷,令人神清气爽。周穆王遂问西王母:“此果何名?”西王母答道:“此果产自昆仑山中,因其形状可人,黎民百姓均叫它为‘珍珠果’。”周穆王摇摇头说:“不妥,此乃天上珍品,人间罕有,实为神仙享用之品,不妨叫它‘仙果’吧”。周穆王话音一落,众人皆喝彩鼓掌。周穆王所称赞的“仙果”就是产自昆仑山中的枸杞果。
  公元4世纪初,吐谷浑人从东北千里迢迢地辗转来到了柴达木盆地。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他们发现,经常吃这种山中和戈壁中盛产的果实,不仅使老人孩子体力充沛,眼睛明亮,而且一年四季不得病。这使吐谷浑人想起了东北老家的人参,认为其功效并不比人参差,同样是上天赐予他们的宝贝,遂亲切地称它为“赫丹斯曼”。意为“红参果”之意。于是,秋天时他们采摘大量的枸杞果当水果吃,并将一部分枸杞果晾干储藏,以备冬春之用,而且随着丝绸南路的繁荣,枸杞果也流散到了中原地区。
  起初,中原的人们并不认可枸杞的功效,但随着中医的临床验证,得出了枸杞养生的结论。医药大师李时珍在他的药物学巨著《本草纲目》中记载:“枸杞补肾益精,养肝明目养神,令人长寿。”他们发现,枸杞全身是宝,认为:春采枸杞叶,名天精草;夏采花,名长生草;秋采籽,名枸杞子;冬采根,名地骨皮。尤其是以这四味配伍成丸,可使人“长寿百岁,行走如飞,发白返黑,齿落更生,身体强健”。只可惜这种丸药至今尚未见过,也许失传了吧。
  无论怎么说,枸杞的功效已普遍被人们所认同。在宋代,枸杞的功效被人们夸张得神乎其神。传说有一位朝廷官员出公差办事,在前往西部的途中见一位满头青丝、身材苗条的年轻女子,手拿一根竹竿,絮絮叨叨追打一位白发苍苍、弯腰驼背的老翁,只追打得老翁左躲右藏,不停地告饶。朝廷官员见状气愤不过,立即下马拦住那位姑娘,责问道:“百善孝为先,你一个年轻女子,不知孝敬老人,还要追打于他,成何体统?”谁知那姑娘反而笑着回答:“官人,你有所不知,我打的是我的曾孙子。”朝廷官员惊问:“这怎么可能,即便如此,为什么要这样追打你的曾孙子呢?”姑娘答道:“他年纪轻轻就老态龙钟,头发也白了,牙也掉光了,就因为他不听老人言,故而才要教训他”。朝廷官员好奇地问:“你老人家高寿?”姑娘朗声答道:“我今年才372岁。”朝廷官员听后忙问:“如此高寿,你可有什么灵丹妙药?”姑娘答道:“我没什么灵丹妙药,只是常年服用枸杞子而已。”朝廷官员听后暗记于心,回朝廷后当作一件奇事上奏皇帝,遂从皇宫到民间,枸杞子的神奇功能流传开来。但是千百年来,达官贵人忙于争权夺利,国内战火纷纷,百姓聊无生计,枸杞子一度沉寂几千年而无人问津。
  沿着昆仑山支脉布尔汗布达山的五龙沟与沟里乡,从格尔木乌图美仁到大格勒乡,都兰县的诺木洪与巴隆乡,到处都能见到原始的野生枸杞林,尤其是巴隆乡的枸杞林自然保护区,绵延4万多公顷,是国内罕见的原始野生枸杞林。在这个广阔的野生枸杞林中,一棵单株一般有胳膊粗细,达3—5米高,有红枸杞与黑枸杞之分,只可惜长在深山人未识,花开花落令人怜。它的果实无人采摘,成了麻雀们的珍肴。不过,倒有一个好处,麻雀飞到哪里,就会把种子带到哪里,哪里就会长出一颗颗茁壮的枸杞苗来。
  进入21世纪以来,人们更加注重保健养生,药食同源的枸杞逐渐得到了人们的青睐。于是,昆仑山下的柴达木盆地迎来了枸杞的春天。柴达木盆地属典型的大陆性气候,干旱少雨,日照时间长,空气纯净无污染,昆仑山和祁连山晶莹的雪水滋润着柴达木盆地。因此,在这种环境下生长的枸杞颗粒大,肉厚,含糖量高,口感特别好,人体所需的营养成分多。所以柴达木枸杞在市场上得到了国内外消费者的认同。到了2013年末,枸杞种植面积突破30多万亩,其中,黑枸杞、黄枸杞的种植规模也在逐年扩大,产量稳步提高,发展前景看好。于是,众多保健品企业看好枸杞的广阔前景,纷纷入驻柴达木,国内外订单如雪片一般飞来。可以想象,如果枸杞种植再翻一番,柴达木将会变成一个红彤彤的世界。
  每年7—9月,你如果来到柴达木,随便到格尔木市大格勒乡、都兰的诺木洪和巴隆乡、德令哈市的尕海镇和柯鲁柯镇,你都会看到一望无际的枸杞林,一行行、一垄垄的枸杞林,形成了宏大的绿色林带,粉红的、淡紫的、白色的花朵争相开放,红色的、黑色的、黄色的果实挂满枝头,一串串的玛瑙令人垂涎欲滴。
  随着枸杞产量的不断攀高,许多保健品高科技企业开始对枸杞进行深加工,枸杞含片、枸杞果粉、枸杞饮料、枸杞茶、枸杞果酒等几百种系列产品不断问世,枸杞多糖、枸杞籽油、枸杞黄酮、枸杞花色苷等美容保健品成为新宠。相信不久的将来,柴达木的枸杞产品将会像寻常物一样走进千家万户。
  柴达木枸杞,昆仑山下的红玛瑙。
  作者简介:杨东亮,汉族,1956年生,山西省永济市人。毕业于青海师范大学中文系。当过工人、教师、记者和编辑,曾任柴达木报社社长、总编辑,《柴达木开发研究》杂志主编,海西州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德令哈市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柴达木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共海西州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著有散文集《瀚海情》。

相关热词搜索:昆仑山 枸杞

热点文章阅读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