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中国姑娘,在澳洲街头搞了个“大事情”,竟然“美哭”外媒

发布时间:2018-06-30 来源: 幽默笑话 点击:


  前段时间澳大利亚悉尼被这样的场景刷屏了:“快看,那是什么?”“是日本人、韩国人还是中国人?”“我认识,那是汉服,中国的!”“哇,真好看!厉害啦!”
  
  古典雅致的服饰,动感嗨爆的音乐,一群帅哥美女穿着汉服,在老外的地盘上搞事情!这段视频在中外社交网络上迅速传播起来,但大多数看得津津有味的观众,并不知道这一幕背后,藏着多少故事:有个傻傻的“90后”中国妹子,在离家8000公里外的地方,做着汉服梦。为此,她放弃高薪工作和升职机会,穿汉服送外卖、举办公益活动,忙到差点破产,累得急诊住院,不但让祖国的传统服饰走上海外街头,更登上悉尼市政厅舞台,美哭外国媒体。
  汉服女孩“听月”
  
  她叫卓桐舟,来自四川泸州。不过在悉尼,更多人知道她另外一个名字——听月。
  和大多数女孩一样,听月对汉服的第一印象,来自于小时候看的古装电视剧,“里面的人好美,像神仙一样,希望有一天我也能穿这样的衣服。”出生在教育世家的她,从五岁起就开始接触中国传统文化,书法、国画、舞蹈、茶道、诗词都学过,小学语文课本上,全是她画的古典美人图。那时候的听月,还没有汉服这个概念,但就像一颗小种子,悄悄在心里萌了芽。
  直到三年前,聽月看到一篇汉服的介绍,才真正了解这个体系。“原来老祖宗留下了这么漂亮的衣服,原来很多影视剧里的服装都是错的。汉服已经断代了这么久,还能不能把它捡回来呢?”于是,她买了人生中第一套汉服,迫不及待地穿给家里人看。没想到,外公连连摇头:“你怎么穿韩国人的衣服,不好不好!”听月赶紧解释:“这不是韩国人的,这是我们自己的,这是中国的汉服!”
  
  想起这件事,她还用“震惊”来描述那一刻的感受。听月的外公是语文老师,从小给她讲三国水浒、带她看古代连环画,可以说,她所有中国传统文化启蒙都是外公带来的。“原来我们自己身边的,很有文化的人,都不知道汉服到底是什么。”正是这件事,坚定了听月推广汉服文化的决心。她哗啦啦给自己买了好多汉服,试着穿上街头。“我觉得汉服是很美的,美就需要展现出来,如果藏着掖着放在家里欣赏,其实不利于它的传播。”刚开始家里很不接受,在各种场合委婉地劝阻听月:“别穿了,简直像拍戏的,别人都把你当怪人看!”出门时朋友有意见,就像电影《闪光少女》里的一幕:“哎呀你穿成这样,别人看我们,好尴尬!”“其实当时我也很害羞,人不可能没经历过这种挣扎。很多人不理解,不熟的还觉得我很奇葩,最常见的四个字莫过于‘哗众取宠’。”说到这,听月的倔脾气就上来了:“穿自己传统的衣服,有什么好丢人的?既然想走推广汉服这条路,最好的方式就是穿上街让更多人看到!”
  “听月”与汉服结缘
  18岁的时候,听月独自到墨尔本读本科,还当了学生会副会长。她曾主办过一个多元文化节,很多学生都穿着自己民族的服装来参加。那天,听月低调地穿了一套旗袍,却看见日本和韩国的朋友,自信地穿来最正式华美的和服和韩服。这件事给她的印象很深,“当时我觉得被比下去了,明明我们的传统服饰也很大气很美!”2016年,听月从悉尼大学研究生毕业,毕业典礼上,大家都穿着学士服,她却选择了一身明制袄裙。旁边一位老师看着她激动地说:“我认得这个,这是汉服!我也是华人,在这里工作十年,这么多届毕业典礼,你是第一个穿汉服过来的!”授予学位的时候,台下响起一阵欢呼,因为听月穿着自己传统的服饰。老校长也瞬间变成小粉丝,暗戳戳地在她耳边说:“你衣服好漂亮啊,一会儿可以找你拍照吗?”“当时我愣了三秒,那一瞬间真的是民族自豪感爆满。”
  
  硕士毕业后,摆在听月面前的,是高起点的就业之路。她曾在墨尔本凯悦集团负责VIP客户关系,离职后悉尼柏悦酒店抛来橄榄枝并给出升职许诺;研究生阶段,又收到了PWC的工作邀请。此外,她是澳大利亚大型演员造星比赛季军,主演的留学生情景喜剧人气爆棚;还作为彩妆模特,和世界排名前四的彩妆大师Rae Morris合作...偏偏在这时候,听月决定放弃之前奋斗来的一切,在悉尼做汉服相关的创业。朋友们知道后都惊呆了,家人更是操碎了心:“汉服本来就小众,你竟然还要跑到别人的地盘上去搞?”面对否定和流言,有几个人敢顺心而为?听月就是这样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人是有惰性的,跌进舒适圈就可能出不来。我想趁着年轻拼一把,免得后悔。”最后,家人也被她这股劲打动了,决定让她放手去干,爷爷还专门寄语给她:“为你感到骄傲自豪,但也为你担心牵挂。”
  一开始,听月想做一个汉服小面馆,就像小时候的武侠梦:“青楼黛瓦,红砖白墙,头戴珠花的少女为你斟上一壶桂花甜酒”,或是“江湖路远,酒幡飞舞,大漠里的红尘客栈给你来碗热气翻腾的汤面”。她花了一年的时间调研,做好上万字的计划书和三年的预测评估,连员工服装和店铺风格都设计完毕。没想到,国内厨师嫌澳大利亚太远撂手不干,看好的店铺又被人抢先,雪上加霜的是,听月的工作签迟迟不下,拿着过桥签既不能工作也不能出境。当时听月很绝望,眼看一起毕业的同学都找到了合适的工作,她却成了无业游民,甚至靠代购赚钱。第一个创业泡汤后,闲不下来的听月在家捣鼓起了中式糕点。于是,没有任何经验的听月开始自学,还专门在澳大利亚考了证。中式糕点和汉服一样,原本精致讲究,如今却只给人留下油炸、卖相不好的印象,她想打破这种偏见。

相关热词搜索:澳洲 中国 姑娘 街头 事情

热点文章阅读

版权所有 光兵文学网 www.nmgsyfdc.com.cn